司法蹺蹺板─老師、學生、大法官(王子榮)

更新時間: 2019/11/06 05:00

在大法官做出第784號解釋後,我的手機訊息就響個不停,都是教育界的老師朋友不斷傳訊息來詢問,諸如「是不是以後老師都要一直跑法院?」、「學生可以告老師?」、「管教變成侵害權利?」這類的問題如雪片般飛來,老師朋友們的憂心溢於言表,可能上法院這檔事聽起來太嚇人,讓人放大恐懼,司法流言有必要終結,大法官可不是天外飛來一筆,只不過是透過這號解釋把本來錯的路徑修正成對的方向而已,過去到現在早有跡可尋。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要苟且偷生還是奮力一搏?權利從來不會是天下掉下來那麼理所當然,爭取的過程篳路藍縷,在現在很多讀者還沒出生的民國84年就開始寫奮鬥的歷史,大法官在釋字382號解釋提到,當學校對學生足以改變其學生身分並損及其受教育之機會(法律白話文叫退學),這時可否去法院救濟?大法官就認為退學對學生的受教育之權利有重大影響,這時是行政處分而可以提起行政訴訟。

恢復學生基本權利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