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評論:我站在2020大選網路戰最前線(沈伯洋、黃祥儒)

出版時間 2020/01/02
網紅以特定關鍵字「#宣告我的投票意志」,搭配手握拳放胸口的動作,因被網友發現「手握拳放胸口」與特定總統候選人常做的動作一致,才揭穿發文為業配。
合成畫面╱左圖為《蘋果》資料照,右圖為作者提供
網紅以特定關鍵字「#宣告我的投票意志」,搭配手握拳放胸口的動作,因被網友發現「手握拳放胸口」與特定總統候選人常做的動作一致,才揭穿發文為業配。 合成畫面╱左圖為《蘋果》資料照,右圖為作者提供

2020選舉在即,資訊作為新型態戰爭的媒介,已經悄悄地開打。Facebook日前在台灣成立戰情室,將去年選舉造成旋風的內容農場移除,也移除了不實行為的韓式粉專帳號。Facebook的積極行為固然協助了數位民主的鞏固,然而內容農場會大量更換網址,而且爭議內容產出並沒有延緩的趨勢,單一網站1天高達500篇垃圾新聞的產出現象沒有減緩。民主的威脅依然存在,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這些垃圾訊息雖然無法透過Facebook散布,但仍有大量在地協力者用「複製貼上」放入粉專與社團,並且透過其他方式繼續散布在YouTube、LINE、Twitter等平台上。防不勝防的假訊息,每天沒日沒夜的從國外往台灣輸送。而這個國外,不是只有中國而已,甚至包含馬來西亞、新加坡、俄羅斯等地。
或許人們會說,台灣自己內部也很會製造假新聞,國外製造的比例不高,根本不是問題。然而,這是真的嗎?

從2016開始,台灣的政治社群網路聲量就已經進入了不正常狀態,並在去年達到不可思議的境界。而以中國為例,其製造爭議訊息丟入台灣的「單位」非常多,官方單位就已經不少(國台辦、統戰部、解放軍、宣傳部、國安部……族繁不及備載),而且從2015就開始整備。更麻煩的是,「義勇軍」和「小粉紅」,這些人甚至不受控制,大量製造假新聞,只為了迎合自己的政治思想(俗稱「自乾五」),台灣去年12月廣傳法務部處理偷渡者的新聞,事實上就是地方性小粉紅所製造出來的。
攻擊方很聰明地規避掉粉絲專頁的麻煩,以大量撒金錢的狀態,讓想要賺錢的人「主動」幫忙散布爭議訊息,並且以觸及率高低來付錢。在這樣的狀況下,由於透過層層包裝,這些以營利為目的,只想要賺錢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成為爭議訊息的幫兇;除了幫忙散布,甚至主動製造來賺錢。
也就是說,許多看起來是「台灣製造」的爭議訊息,事實上是中國以撒錢方式製造出來的,更不用說那些已與中國交好的傳統媒體醜惡態樣。
而攻擊方有時候甚至不用製造內容,只要將台灣各政黨互打的訊息加以「極大化」。例如,筆者在地方性的群組當中,就常看到與統戰部相關的台灣團體,大量在早上8時到10時間,在LINE群組散布不實訊息,引用大量內容農場的文字或者各黨的YouTube影片,加以組合改造,藉此激化台灣對立。由於謠言傳播速度是正常新聞6倍,廣度可達百倍,因此再怎麼澄清,都是枉然。
當然,筆者並不認為一切都是中國的問題。台灣的政治體質不好,是讓中國可以見縫插針的主因,政府不加查證以及消極的處理態度,甚至會讓問題更惡化,也會產生連中國自己都沒預料的結果(如關西事件)。因此,在問題處理上,不可能只靠抵擋攻擊即可解決。
在整個資訊攻擊上,無論是有政治目的的官方,還是想賺錢的台灣人,或是在中間牽線的地方政黨或統戰組織,每個人都有自己目的在戰爭架構下運作,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牽涉到戰爭,因此也在這幾年形成了錯綜複雜的關係,其中每一個「角色」,也非一個《反滲透法》就能夠完全處理的。

由於台灣的智慧型手機普及率世界第一、社群軟體,如LINE、fb的滲透率都超過90%,為散播虛假資訊的資訊戰準備了良好的作戰環境。而中國也不避諱地利用社群軟體的傳播特性滲透台灣,釋放爆量的虛假資訊。
舉一個近期的例子,2019年12月17日開始,陸續有網紅接受業配,在Twitter、fb以特定的關鍵字「#宣告我的投票意志」,搭配手握拳放胸口的動作,發文內容則多以這幾年生活不順、賺不到錢、高房價為主。一度讓「#宣告我的投票意志」成為Twitter熱門關鍵字。
而會被揭穿是業配,是因為有網友發現,「手握拳放胸口」與特定的總統候選人常做的動作一致,便詢問其中一位網紅。網紅發現後,進一步揭露業配的內容,才讓大家發現,該「#宣告我的投票意志」關鍵字的發文為業配。而該網紅所屬的經紀公司,過去幾年曾被爆料有中資入股。
這讓人聯想起,中國在發生大事件時,一些名人都會在微博上,以特定的關鍵字,例如「中國一點不能少」、「我是護旗手」等,進行串聯。
很多台灣人使用YouTube時,應該都經歷過一種莫名的體驗,就是無論你平常收看的影片類型、習慣是什麼,YouTube在你的推薦清單中,常常插入與韓國瑜相關的影片。但同樣的收看習慣,使用日本或美國的跳板連線時,卻不會出現韓國瑜的推薦影片。
而這種情況,令人擔憂YouTube推薦影片的演算法,是否被破解且利用為特定候選人助選。臉書上購買網紅、虛增流量的情況,在YouTube上更為嚴峻。YouTube不透明的流量計算與贊助金流,讓中國介入的因素更難管制。
演算法的問題,可能還是小事。更令人困擾的是,在大量的誘因之下,許多YouTuber和粉專在2018年10月以後崛起或改名,粉專方面,雖然互動率下降,但發文暴增,顯然是要追求特定的績效。而有些YouTuber實況的觀看人數常超過千人,更常高頻地收到不少贊助。但同樣是網紅的陳之漢館長,粉絲數都是這些韓粉網紅的10幾倍,觀看人數卻常常只有3000-5000人,收到贊助的頻率更遠遠比不上韓粉網紅。這些異常現象,都讓人感到憂心。
筆者曾經查找過其中幾個贊助者的YouTube帳號,在其他社群平台中都找不到對應的真人,這部分還需要由社群平台的官方介入與研究,調查這些帳號背後的使用者以及贊助金流的來源,我們才能了解實際的情況。

而中國利用網紅實況主輸出大外宣並不是祕密。
近年中國不斷地以不對稱的高額價金,邀請台灣人到中國網紅基地接受網紅培訓課程,培養台灣人成為網紅實況主。而這些網紅實況主,除了在中國的特定平台開直播賺錢之外,還會在台灣人也看得到的社群平台,如fb或YouTube開直播吸引觀眾。在實況中,將中國所見所聞偷渡給台灣的觀眾。例如古秝安等。
而另一個有趣的地方,則是在韓國瑜的YouTube直播影片,帳號留言的頻率與極高的觀看人數常常無法相匹配,留言處也常見到簡體字與轉成繁體字的中國用語,但中國是否利用YouTube作為資訊戰的跳板,這對第一線的研究者來說,已經成為非常實際的問題。
而LINE的情況相較YouTube又更不樂觀,由於LINE群組的封閉特性,所以研究更為困難。目前的滲透情況可分為兩種,一種是以健康資訊或特價資訊等,吸引使用者加入LINE@官方帳號,並在 LINE@中傳遞虛假資訊;另一種則是由集團操作,成立地方群組,由朋友拉朋友加入,在群組中傳遞假資訊。
舉例來說,某個健康資訊的LINE@,會將各種偏方參雜在平常的健康保健資訊中傳給使用者,例如喝地瓜葉打牛奶,可以除三高。但熟知醫學常識的人,就知道這樣的偏方對除三高是無用的,反而容易造成結石或洗腎。
而這些健康資訊的LINE@,有時候使用的字彙會不小心透露出背後操作者並非是台灣人。
另一個例子,筆者曾加入7-8個花蓮的地方群組,每個群組大概200-300人。群組中的一兩個帳號,整天負責在群組中發送不利執政黨的謠言,例如,同婚通過後國家會滅亡、禁巴拉松是要害農民等,內容有文字、有圖片,偶爾還有YouTube影片。
而只要有人反駁,就會有其他帳號跟反駁的人吵架,過沒多久,便有人以群組裡不要談論政治,將反駁吵架的人移出群組。如此反覆操作,最後群組的成員不斷純化,只留下暗樁與純粹接收資訊的使用者。

會發現這些群組背後是由集團操作,完全是個意外。某天,有人將翻群機器人放進兩三個地方群組,踢了一大堆使用者,創設群組的人將翻群機器人踢出後,又加了一位「工程師」進來,要求工程師蒐集群組內的使用者的聯絡方式,重新組建新的群組,而這兩三個地方群組,創社群組的人都不相同,但都由同一位「工程師」負責。
筆者好奇的加了工程師的LINE,在聊天的過程中,發現該工程師看不懂注音文,引起了筆者的好奇。而該工程師的顯示圖片剛好是一棟港口邊的建築,經過地理研究,該港口的實際位置在福建省。
這部分究竟是否有中國的介入,真的令人擔憂。
透過資訊落差,釋放虛假資訊欺騙敵方,一直是戰爭的藝術,而資訊戰就是這種戰爭藝術的複合體。隨著智慧型手機普及,有超高滲透率的社群軟體,更加深加廣資訊戰的影響範圍。對此攻擊,國人不得不防。

沈伯洋╱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黃祥儒╱網路公司前成員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