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鼻尖上的台灣香味 潘雨晴

出版時間 2020/02/09
「氣味設計師」潘雨晴秉持「台灣之香,聞名國際」的理念,創辦P. Seven香水品牌。
「氣味設計師」潘雨晴秉持「台灣之香,聞名國際」的理念,創辦P. Seven香水品牌。

扛著身體裡的老靈魂走進香水精品的時尚世界,潘雨晴有一種在嗅覺和視覺間轉譯的本事,看到畫作或影像,會想到如何用氣味來表現;想要傳達的氣味中也總帶有故事畫面,這讓她創作的香水和香氛與眾不同。我問潘雨晴怎麼會有這樣的「特異功能」?她歪著頭想了想,認真地說:「我從小就喜歡把東西拿來聞,連一般人不會聞的東西,像是鑰匙、橡皮擦、玻璃,我都會聞聞看。我媽都笑我是『狗鼻子』。」

 5
曾經擔任5年茶道師,潘雨晴為保留茶的氣味轉行創作香水。

狗鼻子潘雨晴出生、成長在花蓮富里,兒時的她雖然可愛精緻地像一尊洋娃娃,她卻每天把自己玩成泥娃娃。她常偕同伴上山探險,或是睡在海邊等日出、爬上屋頂看夕陽,沒事還跟蹤螞蟻的去向、與花草石頭聊天。在正規教育體系中,她對學習有自己的見解,最恨老師要她循規蹈矩。還好鄉下學校翻過牆就是郊野,老師不准的事,大自然照單全收,難怪潘雨晴會說,「我是大自然帶大的」。
可是大自然給的養分,無法移植到城市,潘雨晴國中畢業後隨父母搬遷至台北,從此罹患「都市不耐症」。不止在學校交不到朋友,一向「罩著」她的大自然也離得好遠,她只能將大把時間花在籃球場上,即便跌斷了腿,拄著拐杖也要練習投籃,完全展現出個性中的堅毅。

三角瓶裝的「茗香水」結合木香、茶香和墨香氣味。

步入社會,潘雨晴在幾年間換了不下十幾種工作:銀行內勤、旅行社導遊、翻譯社校對、便利商店店員、房仲、快遞等等,即便性質南轅北轍,但皆非安身處所。「都市不耐」久病不癒,潘雨晴只好先回花蓮,在姑姑家幫忙經營民宿。
事後回想,回花蓮似乎是為了遇見生命的貴人。姑姑有位朋友林伯伯來花蓮住宿,不知怎麼看出潘雨晴的潛力,經由他力薦,27歲的潘雨晴進入圓山飯店的千江月茶行,展開5年茶道師生涯。
一改過去頻頻更換工作的紀錄,潘雨晴一到圓山習藝,就有種定下來的感覺,她再度展現堅毅個性,練習不輟,很快成為許多貴賓指名的茶師。國際巨星Janet Jackson來台灣,也會特地到圓山跟潘雨晴討杯茶喝。引介她的林伯伯也是圓山的貴賓,基於潘雨晴自己都不明白的緣由,他不時會提供商業類書籍讓她閱讀,而且那些書都劃過重點、寫了眉批,栽培潘雨晴的用心不言而喻。

 6
潘雨晴將她對原住民及客家文化的詮釋,製作成6款台灣味淡香水。

林伯伯已經仙逝,無法採訪到他的動機,我只能大膽推測,他看到潘雨晴「黏土」的特性,可塑性高,對選定的方向有絕對的堅持,最重要的,是對這塊土地有過人的依戀,年紀小但志氣高,早晚會闖出一番足以回饋土地的事業。
的確,在圓山工作那5年,潘雨晴一直希望自己能和那些貴賓一樣具有影響力。圓山的精品店、機場的免稅店販賣的都是國外的品牌,她常疑惑台灣的精品在哪裡?再加上她長期接觸台灣茶不同的香氣,總希望聞香品茗後還能夠保留氣味。幾股力量盤旋,她和自己角力後,立下「讓台灣茶香水成為經典」的志向,用她最熟悉、也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味道,茶香世界。
P. Seven 品牌在潘雨晴32歲那年創立,她不只想成為國際知名的台灣精品,而且希望品牌可以百年立足,就像外國那些知名品牌一樣。但是從來沒有製造香水的經驗,潘雨晴遍訪台北後站的化工行、芳療師和精油原料進口商,慢慢才摸索到方向。只是潘雨晴鼻子再靈敏,調香這事還是不免撞牆!經典創業商品「茗香水」花了1年半的時間,總共做了200多次氣味平衡,才符合她腦中的畫面。
我好奇那是什麼樣的畫面,什麼腳本?「想像自己走在雨霧繚繞的森林中,看到一間小屋,走進屋中,有人遞來一杯溫潤的金萱茶……」潘雨晴說,台灣是森林島嶼,香水的前調是瀰漫芬多精的檜和杉,中調是具梔子奶香的金萱茶,至於底調,她想帶出溫暖的人情味,於是加入麝香、穗甘松,創造出具有東方質地的墨韻。這真是神來一筆,把墨加到香水裡,只有使用筆墨的華人才想得出來──道地台灣氣味的「茗香水」就此誕生。

 P Seven
透過氣味展,潘雨晴將台灣味道與文化介紹給參觀民眾。翻攝P. Seven臉書

由於堅持使用台灣製品,又不喜歡圓形、方形的公版香水瓶,茗香水的瓶裝讓潘雨晴費盡心思。除了三角玻璃瓶和木頭底座得靠兩家工廠手工打造外,為使香水有最好的表現,她選用每次按壓剛好是0.01ml的專利霧狀噴頭,再加上紙盒包裝,一支香水得有5、6間公司才能成就,但全然台灣製造,潘雨晴忙得心安理得。
潘雨晴說,創業時她曾經花光積蓄,得再接團當導遊才能生活;有回買不起火車票,她在颱風天沒有路燈的情況下,靠蘇花公路的反光車道線,從花蓮騎著「金旺」回台北;還曾經因為營養失衡,身體受到影響。但當時一點也不覺得苦,個性堅毅的人寫不來「苦」這個宇。
為了進一步完成「台灣之香,聞名國際」的品牌理念,這些年她辦了三次氣味展:台北華山的「原住民氣味」、宜蘭傳藝中心「客家氣味」以及台南陳德聚堂的「閩南氣味」,將屬於台灣的味道與文化介紹給大家。這話聽來奇怪,我們就是台灣人,難道還需要介紹台灣味嗎?一提出疑問,我立刻被潘雨晴打臉。「妳知道原住民祭祀時的菸草味嗎?檳榔葉聞起來如何?森林裡的苔蘚又有什麼氣味?」一連三問,問得我俯首稱是、啞口無言。
綜合辦展後民眾的回饋,潘雨晴推出六款台灣味淡香水。像是「獵」中含小米酒、菸草、馬告、黃檜和龍涎香,聞來有備受原住民祖靈護祐的滋味;「紅桂」結合日月潭紅茶和桂花、黃玉蘭,中調帶有紅茶烘焙時的苦味,呈現客家人「吃苦當吃補」的個性。
潘雨晴特別介紹「細妹安醬」,日本客人異口同聲地說,這款淡香水讓他們想到鄧麗君。以東方美人茶發酵氣味為主軸、搭配廿幾種花香,的確給人內斂、溫和、優雅的感覺,但日本人居然會聯想到鄧麗君,確實讓潘雨晴大感意外。

舊襯衫搭配黑背心是潘雨晴的經典裝扮。

近日,潘雨晴還會再推出三款「閩南氣味」淡香水,主軸分別是廟裡拜拜的線香、用塑膠袋插吸管喝的古早味紅茶,以及吃了會滿嘴紅通通的零食「紅檳榔」,想必也會大受歡迎。
這些年,台灣文化吸引日、韓、香港觀光客,這或許也是專屬台灣味道的香水深獲青睞之故。事實上,正是日本人建議誠品東京店找P. Seven前往設櫃。位於日本誠品的專櫃在去年9月開幕,台灣第一次出口香水,報關程序忙壞了工作人員。潘雨晴準備1個半月的庫存,僅4天就銷售一空,即便後來只能接受預購,客人還是把6坪大的櫃位擠爆。日媒報導不斷,紛紛稱潘雨晴是「天才氣味設計師」。
「天才氣味設計師」為了迎接東京奧運,也為了紀念第一個專櫃在東京起步,已著手設計「江戶味」香水,潘雨晴透露這款氣味中有塌塌米和紫藤花,是非常庶民的日本味道。我一點也不懷疑她詮釋日本文化的能力,潘雨晴為DIAGEO集團的威士忌設計香水時,前來「踢館」的製酒師不僅被她的作品收服,還從原本一支香水增加為三支香水,做為高端客戶獨享的尊榮禮。可見氣味藝術是一種跨文化、跨國界的展演,潘雨晴已經做出傲人的成績。

孩提時的潘雨晴在花蓮富里鄉間快樂成長。潘雨晴提供

另外,為空間製造氣味也是嗅覺藝術家的專長,潘雨晴曾經為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首映會、上海時裝周等創造氣味,有客人告訴她,事後再看時裝周的影片,當時的氣味似乎還留有餘香。
除了企業識別系統和制服呈現的企業形象外,許多企業也開始營造自己的氣味。近日最知名的,當屬星宇航空的專屬香氛「空中的家」(Home in the Air)。潘雨晴利用皮革、針葉、檀香和紫羅蘭等元素,讓乘客進入機艙後就感受到身處高山的清新,以及返家的恬靜。這個跨界合作案讓潘雨晴受到更多矚目,儘管如此,她在香氛發表記者會上,還是一身襯衫牛仔褲,素雅得像個路人。
P. Seven 位於松江路的「起家厝」,原是潘雨晴家的車庫。採訪當天,巧遇前來選購香水的客人,他因為星宇航空的新聞而得知P. Seven。他說之前都是買茶葉送給外國客人,今年想送「台灣獨有的氣味」。我看到潘雨晴笑了,她顯然對這個「標準答案」十分滿意。
在那個笑容中,我看見又雨又晴時才會現身的彩虹。

.未婚
.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肄業
.P. Seven台灣茶香水╱創辦人暨社長
.星宇航空、王品集團新品牌THE WANG等企業專屬香氛氣味設計師

放舟文河,鬻字營生,別無他長,樂此不疲。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