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病毒與特權(鄭國威)

更新時間: 2020/02/11 05:00

病毒按照其本質尋找宿主,複製傳播,不選國籍、不分種族、也不管貧富。我們人類也循著我們的本質,分國籍、種族、貧富,更分有沒有口罩、是不是特權人士,能不能搭上回家的班機。
趁這個機會,我想談談我很喜歡的「公車理論」。
這個「理論」,其實根本算不上是理論,然而以前讀到的時候,是這樣稱呼的,所以就沿用吧!理論說來很簡單:「每個人搭上公車之前,都希望公車站站停,不要漏掉自己;一搭上公車,則希望公車別再停,一路直達目的地。」講簡單一點,就兩個字:「自私!」但我還是覺得用公車的案例更具象也更完整些。
小時候在台中搭公車,真的是這樣想。那時的公車司機常常過站不停,得時時注意公車是否準備進站;要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等,必須站到馬路中間猛揮手,直到公車真的靠站停下才放心,往往還得往前走到較多人等的站,才不會被疾駛的公車司機忽略。一上了公車,我就期待司機狂飆,有時在車上看到司機連續略過多站不停,而且站牌下還有人在等,竟然覺得蠻爽的,那種感覺難以形容,若試著描述,應是一種特權、一種優越、一種「好加在」的幸運感、再混合一些罪惡感。
「看到別人有特權就要求平等,自己有特權則不想跟人分。」是一種根植在你我內心的心態,不會時時展現—畢竟我是沒看過有乘客蠻橫地要公車司機直接送他到目的地,中間全都過站不停啦!然而,類似的症狀,正在目前台灣社會中強化,如病毒一樣快速複製。
個人對「人有我無」產生羨慕╱嫉妒╱憤恨都是很正常的情緒,對「特權」敏感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好公民的必備條件之一。就如公車理論前半段所說的那樣,人人都想要搭上公車,很合理,但若變得過度敏感,對小金額、小事件很在乎,對大數字無感,覺得他人皆是靠特權,自己都沒得靠,只會讓自己很不快樂。
這種情緒是需要時時自我省思的:對特權完全無感,認為吃虧就是佔便宜,並不好;然而過度敏感,認為只要沒佔便宜就是吃虧,也不好。

察覺公車理論心態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