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專欄:病毒下的五場戰爭(范疇)

出版時間 2020/02/16
疫情過後,每一個國家都會對病毒的成因、為何擴散到不可收拾這兩大問題窮追不捨。示意圖。新華社
疫情過後,每一個國家都會對病毒的成因、為何擴散到不可收拾這兩大問題窮追不捨。示意圖。新華社

強制封鎖和強制復工之間的矛盾,就只有從黨內權力戰爭的角度來看,才能夠理解。疫情,不管它源自何方,就是一場對習近平個人權力、對習班子能力的考驗。控制不住病毒、穩不住經濟,在政治上就是權力不穩、能力不足的表徵,黨內的反習力量勢必會集結,甚或乘虛而入。這局面和氣氛,其實在疫情之前就存在了;美中貿易戰中,若擺平不了美國、穩不住經濟,後果也一樣。病毒疫情,不過是在原有的沸鍋下加一把柴火,加快了局面的進程罷了。
大局下,習近平必須證明他有一支習家軍,調得動三大強力部門(軍隊、武警、公檢法)、吃得住政府行政、有能力維持經濟不垮。而反習勢力需要證明習家軍不具備以上三條件。
因此,封城與復工,都成了權力角力點。封不封城、何時封城、由誰封城、封城力度,角力過後就可看出誰才是真正的老闆。在這些決策上,科學、病理學的角色只有可憐的一點點。何時復工、誰說了算、誰指揮得動公檢法(公安、檢察、法院)執行復工,就可看出權力的破綻。從疫情爆發的6周來,我們看到的各種怪象、矛盾、荒謬、野蠻,其實就是這樣一場權力皮影戲,而戲才演到頂多三分之一。
形象地說,疫情至今所發生的一切,可以視為一次「政治硬碟」重新清理、甚至重新格式化的過程。6個月內,我們將可看到清理甚至格式化後的政治硬碟上的新權力格局——究竟誰掌握哪塊地盤、哪項資源、哪條人脈。民主政治下也有權力格局下的各種問題,只是每隔幾年「權力的硬碟」就會被格式化一次,而集權體制只有等待災難來臨時才出現格式化的機會,因此,甲方的執政毒藥可能就是乙方的奪權蜜糖。
為什麼這又是一場對人民的戰爭呢?同樣的,早在疫情之前,對人民的戰爭就已經開打了。舉凡清除低端人口、清理對共產黨不滿意的異議人群、網管、城管、老弱病殘看病難,老早就是新常態了。而社區監管到人、人人以社會積分制度控制,也是早就出台的統治目標了。病毒疫情,也不過就是加速了這場對人民的戰爭的進程。坦白說,病毒是天賜的,沒有比這更自然的理由了。

再3個月,中共就要面臨一場來自國際的信用戰爭了,但這一次不只美國,而是幾乎全世界。疫情之前,中共就已經吃不消國際的供應鏈重整了,何況這一次病毒過後。當然,疫情帶來的國際供應鏈整體斷裂,受災的不只中國而是大部分國家,然而正因為這樣,每一個國家都會對病毒的成因、為何擴散到不可收拾這兩大問題窮追不捨。這,就是中共的第五場戰爭—國際信用戰。

戰略作家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