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武漢肺炎 日台的3個差異(福田圓)

出版時間 2020/03/05
安倍首相可能有打算以接下來的習近平訪日與東京奧運會的成功,來恢復自己的支持率。這些政治考量也可能阻礙安倍政府採取果斷措施限制前往中國的旅客和公開國內疫病擴大的詳細情況。示意圖。法新社
安倍首相可能有打算以接下來的習近平訪日與東京奧運會的成功,來恢復自己的支持率。這些政治考量也可能阻礙安倍政府採取果斷措施限制前往中國的旅客和公開國內疫病擴大的詳細情況。示意圖。法新社

另外,2月3日以來停在日本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Diamond Princess)郵輪上,政府實施的檢疫隔離措施不能控制病例急速增加,而對其防疫政策造成更多困難。截至3月4日,日本已確診超過千名患者(含鑽石公主號706例)。
日本政府為何不能像台灣政府那麼迅速地應付武漢肺炎的擴大感染?筆者認為其背後有幾個結構性的原因。
第一,台灣政府與社會因為有在2003年SARS流行時死了37個人的經驗,所以面臨這次的武漢肺炎抱有很大的危機感,認為這一次不應重演2003年的失敗,而在春節之前一定要確立防止疫病進入的體制。反過來說,在1月後半關鍵的階段,避免SARS災難的日本政府與社會其實沒有那麼大的危機感。其他,因日本人不過春節,而不夠警覺農曆新年前後,日本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往來會特別增加。另外,台灣的副總統陳建仁發揮陳水扁政府應對SARS時衛生署長的經驗,在目前蔡英文政府的防疫政策當中扮演重要角色。於此相比,在目前日本安倍政府當中,找不到那樣的人才。
第二,台灣的政治體制本來有以從上而下的體系來應付國家危機的特色,因為台灣的民主主義體制還有威權時代的遺跡,以及與中國大陸政治軍事上的緊張關係。另一方面,在過去應付疫病的經驗上,台灣政府已經確立衛生福利部疾病管理署(CDC)等應付疫病的組織與法制。其政治體制的特色與明確的疾病管理體制聯合起來,能幫助現任政府掌握應付疫病的權力,而強化對市民社會的管理。
反過來說,日本首相與政府對於市民社會不一定有那麼大的權限,比較難控制國民的自由行動或侵犯國民的隱私權。且日本的厚生勞動省(相當於台灣衛生福利部)並沒有相當於疾病管理署的組織。因此,隨著武漢肺炎的擴大,日本政府陸續地設置厚生勞動省對策推進本部、內閣對策本部、專門家會議等臨時組織。雖然如此,目前這些臨時組織還遠不能有機地結合,而提出有效的對應方針。
第三,武漢肺炎的擴大剛好在台灣舉行總統立委大選之後。在台灣選舉的最後階段,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和學生已經相當減少,而呼籲與中國大陸保持距離的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獲得了相當廣泛選民的支持。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台灣的市民社會比較容易團結,在政府的控制下一起與起源於中國大陸的瘟疫鬥爭。
反過來說,安倍政府在疫病發生時,在「賞櫻會」等問題上被在野黨和輿論所批評。所以,安倍首相可能有打算以接下來的習近平訪日與東京奧運會的成功,來恢復自己的支持率。這些政治考量也可能阻礙安倍政府採取果斷措施限制前往中國的旅客和公開國內疫病擴大的詳細情況。

由於台灣和日本之間的來往很密切,常讚賞日本公共衛生的台灣人可能會對日本的現狀感到失望。另外,如果在日本的感染持續擴大,台灣政府將提升其旅遊疫情建議和檢疫程度。鑑於日本國內目前的情況,筆者認為除此沒有其他辦法。
相反,筆者感到遺憾的是,廣泛的日本人尚未認知台灣政府這次的防疫對策與其成果如何。在了解日台之間的政治背景和制度差異的前提之下,日本政府與社會應該向台灣的防疫經驗學習。更重要的是,我們還要進一步反思:在這項防疫措施之中,假如日本政府與台灣政府共有關於疫情與有效對策等信息,能不能在較早階段阻止感染的擴大。在這樣的反省之上,日本和台灣將來應該加深防疫措施上的合作。

日本法政大學法學部教授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