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讓上萬命根子復活的神之手 童嵩珍

出版時間 2020/03/10

從事性治療工作至今已14年,童嵩珍談起性治療相當專業。她說一般民眾有性問題,會尋求三方面的協助,一是直接找泌尿科,二是看精神科,第三則是掛性福門診,進行性功能治療。「去泌尿科的男人,在意的是能不能硬起來?可以持續多久?精神科處理的就是心理層面,為何在外面行,在家裡卻不行」。童嵩珍認為,不論是泌尿科或精神科,都沒處理「關係」的問題,此時「性治療師」就可以派上用場。
「性是心跟生的結合,性治療的方式沒有手術沒有藥物,是屬於心理疏導跟物理訓練,其中還有一些親密關係上的協助。」童嵩珍做的是全世界很前緣的工作,目前從事的人少之又少,嚴格來說在台灣是沒有法律可以規範的,所以她盡量做到不踩線。
為了這個工作,童嵩珍甚至放棄婚姻。也許有人會認為,管別人家房門裡的性事幹什麼呢?但童嵩珍就是因為看到房門內人的千千結,才毅然決然想走進去為他們解開。

個性堅毅的童嵩珍之所以雖千萬人吾往矣,個性緣自於父親。「我應該是遺傳我爸爸的那種倔強吧!想做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做。」父親是1949年跟隨國民黨來台的軍人,成長於軍人家庭,童嵩珍從小就接受父親的嚴格管教。父親期待她當公務員,她就去念護專,畢業後考上高考,進入高雄榮總工作,做了12年護理師。
但公務體系難以突破的框架,讓童嵩珍有點窒息感,而她的個性又喜歡鑽研問題,例如她在醫院碰到脊椎損傷的病人,下半身不能動,又還很年輕,總會跟家屬聊兩句,「家屬通常會擔心病人以後如何過正常生活?能不能有性生活?能不能結婚生子?」還有她幫病人導尿時,病人就會勃起,有些護理人員會認為病人好色,童嵩珍卻不這麼想,因為她發現病人有時也會不好意思。
對於「性」問題的好奇,童嵩珍興起去念研究所的想法,2004年她考上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當時公家體系護理人員進修的唯一管道就是護研所,對未來的升遷也有幫助。但童嵩珍卻跑去念性學,同事都不解她為何去念一個對升遷沒幫助,又是很旁門左道的科系?為了念書,童嵩珍還轉調急診加護病房科室,因為這些科室才會願意在排班調動上配合她上課時間。

童嵩珍是華人世界第一位性治療師,目前手上累積的個案有上萬件了。

童嵩珍說,「當時念研究所有三個區塊,就是性教育、性諮商、跟性治療。我的同學老師居多,大都走性教育這塊,少數的諮商師,便是研究性諮商這部分。」在童嵩珍之前,沒有人走性治療這條路,她的老師還提醒,走這條路會餓死,「但我就是想走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
也因為國內沒有學習對象,畢業後童嵩珍到美國、德國學習國外性治療方式,並獲得美國臨床性學家學院ACS(The American College of Sexologist)性治療師執照與德國談崔(Tantra)性能開發工作坊最高階訓練合格。
回台之後童嵩珍信心滿滿的在高雄開設「性福園」,她花了70萬元裝潢,把工作室整修的漂漂亮亮,風光開幕後,才發現她根本連一個客人都沒有。不認輸的童嵩珍還是硬撐下去,但就算有客人上門,不是談完話後希望跟她有後續發展,就是認為談一下話要花那麼多錢,最後都不了了之。
童嵩珍坦言,這段期間承受很大壓力,以前的同事發現她在從事一個污名化的工作,她的小孩跟隔壁小朋友玩,被問你媽媽是做什麼的?連她都很難對外啟齒是性治療師。公婆也無法諒解她對家庭與小孩疏於照顧,造成夫妻之間很多爭吵,童嵩珍說,「我就跟前夫說要不我們就放棄,不是我不愛你你不愛我,而是我們的目標理想不一樣,後來我們就離婚了。」
創業這段期間,童嵩珍沒有跟父母有太多聯繫,父親知道她離婚後暴跳如雷,責罵她原本好好的工作不做,弄到自己離婚,又無依無靠的!「我跟我爸說,我又沒有傷天,也沒有害理,更沒有搶別人老公,做這個工作到底哪裡有錯?」

童嵩珍教導早洩的男性使用陰莖訓練器,達到生理上敏感度降低的效果。圖中訓練器有經變色處理。

但現實是殘酷的,沒有客源,沒有收入,卻還要付房租水電費,工作室連打平都很難,苦撐半年後,童嵩珍終將「性福園」收攤,「我怕這樣下去連再起來的動力都沒有。」
低潮沒有持續太久,童嵩珍賣掉高雄房子,拿著所有積蓄,開了一輛破車到台北,租下一間小套房,繼續尋找突破機會。所幸天無絕人之路,在一個偶然機會,她遇到了土城廣川醫院的柯醫師,「我們的合作模式是我一方面當柯醫師直肛科門診護士,門診之外的時間,就當性功能治療室的主任。」童嵩珍會利用機會訪問直肛科門診的病患,「我問他們直肛科的問題會不會影響性生活,有的人會說有,有人則不會說,願意說的人我就再問仔細點。」晚上10時下班回家後,她便將蒐集來的問題,在部落格自問自答,常忙到凌晨3、4時才睡。
她自稱這段期間是她的潛伏期,賺不了太多錢,身體卻很勞累,一個人在異鄉打拼,心裡多少也有點孤寂感,「我常在回家後幻想打開房間的門會出現什麼?但其實是空空如也,沒有家人,也跟朋友斷了聯絡,只能一個人自言自語。」
「人生經歷過那麼多失敗,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了。」雖然無人支持,童嵩珍依舊堅持在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站起來。
在柯醫師門診工作1年後,終於出現第一個找上門來的個案。童嵩珍說,「他是一個極度早洩的個案,只要跟女生講電話激情一點就射精。在訓練教室中,我一戴手套觸碰他的性器官,一碰就射一碰又射,幾乎是碰不得。」童嵩珍發現個案平常與女性接觸太少,大腦裡充滿想像,才會如此敏感,所以她就從大腦與生殖器官著手,教個案使用陰莖訓練器,模擬進入陰道的感覺,達到生理上降低敏感度,也就是延遲射精。「個案回去後持續自我練習,後來就告訴我結婚也生小孩了。」
當案例漸多以後,童嵩珍發現女性常見的是陰道痙攣,一是性交疼痛,一是性交恐懼。她說,有些女生一性交就痛,或者當男人性器官進入時,她就自然的夾腿抬臀推對方,這時她會教個案先用一隻手指頭放到陰道口,先克服恐懼,然後再試著兩隻手指頭、三隻手指頭慢慢進入陰道,這也是一種減低敏感度的治療過程。
她也遇過一個案例,老婆說老公不會做愛,屁股都不會動,老公則抱怨是老婆太緊張。兩人來到童嵩珍診療室後,童嵩珍發現老公真的只有動上半身,屁股就是不會往前推,老婆只要說你屁股不是這樣動,老公就陽痿,所以他們老是做不了。童嵩珍除了用影片協助他們了解正確動作,還會幫他們調整姿勢。所以她說,若夫妻或伴侶能一起來的話,處理起來更有把握。

童嵩珍與父親在中國旅遊合照,父親在看到童嵩珍的努力成果後,好不容易才給予肯定。童嵩珍提供

2013年為了做更大的擴展,童嵩珍成立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不久之後,中國有一個民營醫院的經營者來台邀請童嵩珍前往中國協助男科的治療。童嵩珍說,「男科就比較像是台灣的泌尿科,處理的個案也以早洩、陽痿為主,他們希望能把台灣經驗帶過去,所以我開始有機會進入大陸。」而她的團隊累積至今,男性案例大約2萬例左右,女性大概5千例左右,成功率正常狀況是85%。
童嵩珍在中國碰到一對80多歲的老夫妻,老爺爺想在人生最後的日子再跟老奶奶做一次愛,童嵩珍聽了很感動,她先教老奶奶用手讓老爺爺可以勃起射精,然後再協助陰道已經萎縮的老奶奶可以撐開到放入陰莖。兩人經過反覆練習,終於成功達陣。童嵩珍說,半年後老夫妻再來她的門診,她發現老爺爺變年輕了,兩人的感情比以前更好。
童嵩珍認為,性治療工作涉及病患隱私,最重要的就是他們對你的信任感,而這個信任感是建立在專業與真誠的溝通上。但她也不諱言診療過程中偶會遭到騷擾,此時她就會嚴肅的提出警言,患者下次就不敢來了,「不過通常這些人也不是真的想治療」。
工作好幾年後,有一次童嵩珍帶父親到中國玩,也順便帶他到合作的醫院去看看,父親站在門口,看著醫院門前的跑馬燈寫著「嵩馥性健康中心主任童嵩珍在此看診」,父親也跟著念,「念完之後他對我豎起大拇指」,「在成長過程中,父親很少稱讚我,父親的動作,讓我心裡很感動,終於有一天,爸爸會用正向的思考看我。」
華人社會對性的隱晦與誤解,使得童嵩珍一路走來備覺艱辛,但她說自己臉皮厚,老天對她的考驗,就是給她的禮物,「我可以從失敗中找到突破與創新的點。」她說,性治療師其實就是一位生活檢查師,讓人審視自己的親密生活,「重點不是怎麼做,而是怎麼跟伴侶相處。」

2009
童嵩珍2009年在高雄開設「性福園」,因沒客源只好收攤。童嵩珍提供

學歷 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畢業
2006年獲得美國臨床性學家學院ACS(The American College of Sexologist)性治療師執照與德國談崔(Tantra)性能開發工作坊最高階訓練合格

《蘋果》攝影記者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