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防疫從「作戰」轉化為「動起來」(郭文華)

出版時間 2020/03/21
從防禦衝突的「保密防諜」到協調融通的「防疫動起來」,不只要公衛專業與有能政府,更期待公民社會脫胎換骨,成為度過疫情的中流砥柱。示意圖。資料照片
從防禦衝突的「保密防諜」到協調融通的「防疫動起來」,不只要公衛專業與有能政府,更期待公民社會脫胎換骨,成為度過疫情的中流砥柱。示意圖。資料照片

而記者會上最受矚目的,是一個尖銳提問。某報以篩檢數為引,臆測當局藉控制篩檢量刻意低估確診個案數,指責台灣已有社區感染,但遭當局掩飾。對此,陳時中部長當場指出將疫調當成製造「假象」的工具,對專業不公平。隨後社群媒體根據政治立場出現兩種聲音:批評者認為該報自失報格,罔顧新聞專業;支持者則認為有無社區感染十分重要,政府不該迴避。
以上的橋段台灣天天都有,大家司空見慣。但如果跳脫將疫情當連續劇看的方式,關照各國防疫的發展路徑,會發現台灣確實走上一個重要的決策關口。具體來說,台灣在新型冠狀病毒的遭遇戰中料敵機先,走出一條既非日本或歐美的「佛系」防疫,也不是如北韓一樣堅壁清野,確診一個殺一個的中道路線。指揮團隊以公衛專業輔之以對政治情勢的掌握,挺過春節兩岸的人群移動,也躲過宗教活動可能引起的疫情爆發,打了場漂亮的仗。

隨著中國與世界的密切互動,病毒終究流竄五大洲。當然,極權國家依舊維持「零確診案例」的佳績,但其做法說不上專業,對經濟的傷害更不在話下。歐美一改先前的被動,出手封城鎖國,百業蕭條,回到前現代的光景。而當各國紛紛往嚴格管控靠攏時,需要有合理的法源。以美國來說,各州對衛生事務有一定權限,依據疫情自行宣布緊急狀態,採取相應措施,直到3月14日川普總統才宣布全國緊急狀態,加強管制力道與推出紓困方案。
台灣尚未宣布緊急狀態,防疫動員上服務多於管制。即便如此,一些措施畢竟碰觸人身自由與隱私,例如限制醫護人員出國,或者出國史與接觸史的揭露範圍與通報對象等。這些措施是否過當,有無法源依據,都有論辯空間,但正是目前最欠缺者。當局固然對疫情資訊透明、傳達迅速,但從記者會的問答與後續解讀看來,建設性的討論依舊闕如。媒體僅聚焦在衝突與立場,糾結在細節而非議題,無足以解決紛至沓來的治理考驗。
這樣說,當全面隔離與社會監控可能成為日常,疫情分析各說各話,管不勝管之時,防疫不能再是衛生單位說了算,也不能事事都以「防疫優先」一語帶過。我們需要擺脫政治口水,回到原點,認真思考公共衛生中「公共」的意義,摸索相互尊重,共體時艱的共同生活方式。

事實上「免疫」一詞原本用在公共治理,直到19世紀晚期才應用至醫療領域。人類學家埃米莉•馬丁(Emily Martin)在《彈性身體》中分析戰後美國防疫,點出免疫與政體的微妙關係——免疫不只是醫學,它也改變人們對於健康,甚至社會的看法。與過去將身體與外界一分為二,涇渭分明的意象不同,馬丁認為免疫系統啟發的身體如同現代社會一樣,是複雜的治理體系。其中不但身體要時時回應環境,社會也藉由靈活的組織分工,因應情勢來發展。因此,防疫不再執著於阻絕境外或體外,而是從社會與身體的迅速調整來因應疾挑戰。
馬丁的獨特見解提供我們建構防疫的新起點。台灣雖然外交上遭到孤立,但卻活躍於全球商業網絡,並在這波大流行中透過精準疫調,在傳染風險與商機中取得平衡。從這個角度看,目前一味強調「防疫視同作戰」,將控制無限上綱,或者主張全面篩檢,以「抓匪諜」方式窮究流行的論述都似嫌老套。在佛系的放任與政治掛帥的極權之間,台灣不需要冷戰式的生硬論述。它們對構想防疫的下一步沒有幫助。

在「彈性身體」的啟發下,我們要做的是肯定台灣的韌性,讓治理措施的討論民主化。以口罩的生產與分配來說,台灣表現亮眼,但這樣的政體如何在未來更嚴峻的停課或停工時不至於崩潰,或是在提升決策層級後不至於僵化遲鈍,考驗防疫共同體的每一個人。從防禦衝突的「保密防諜」到協調融通的「防疫動起來」,我們不只要公衛專業與有能政府,更期待公民社會脫胎換骨,成為度過疫情的中流砥柱。

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