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沒WHO,台還有APEC衛生平台(邱亞文)

出版時間 2020/04/01
APEC不屬於聯合國系統專門機構,同時也是台灣衛生部門目前唯一可「正式參與」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圖為2019年的「APEC醫療資訊分享國際研討會」。翻攝健保署官網
APEC不屬於聯合國系統專門機構,同時也是台灣衛生部門目前唯一可「正式參與」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圖為2019年的「APEC醫療資訊分享國際研討會」。翻攝健保署官網

猶記2002至2003年SARS的爆發帶動國際輿論對台灣的討論、同情與支持,時隔17年,新冠肺炎(COVID- 19)猶如歷史重演,台灣能否趁勢而起?除了WHO有無其他國際舞台?
新冠肺炎是世界首富比爾蓋茲口中百年難得一見的疫情,截至3月31日晚間,全球感染人數突破80萬,逾3萬人死亡,且死亡人數仍不斷攀升中。毫無疑問是自1980年代愛滋病以來,最嚴重的全球傳染病,遠超過2002年的SARS及2009年的H1N1 新型流感疫情。
牢記SARS的教訓,台灣衛生單位整軍經武17年,採超前部署策略,於2019年底啟動邊境管制,同時向WHO《國際衛生條例》(IHR)窗口了解疫情狀況,並主動通報可能有人傳人之可能。結合現代醫療科技與健康資訊化,台灣目前防疫成效顯著,醫療水準與公衛政策於全球衛生之定位又再次成為熱門話題。而透過國際多邊平台好好的分享最新最有用的防疫最佳實務(best practice),會是國際立足之契機。

台灣至今仍致力於參與WHO相關活動,然而時常遭遇政治阻擾,致使無法於技術性會議、專家會議等活動實質參與,成為台灣國際合作與防疫經驗輸出之最大阻礙。以長遠戰略而言,除了持續耕耘推動參與WHO,台灣應善用現有多邊國際組織之合作途徑。
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為例,APEC不屬於聯合國系統專門機構,同時也是台灣衛生部門目前唯一可「正式參與」的政府間國際組織。透過區域性多邊平台參與,將會是除了WHO外,另一與國際衛生接軌之切入點。
APEC會員經濟體多落於亞太地區,囊括眾多受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影響區域,如:日本、韓國、美國、新加坡、泰國、中國大陸、香港等。因應本次疫情,台灣應推動發展以APEC「衛生工作小組」作為國際合作與防疫經驗輸出平台,偕同亞太友好國家並肩作戰。
防範傳染病或新興傳染病造成區域重大經濟損失,以及透過衛生資訊科技之進步改善健康,一直是APEC衛生工作小組的重點工作。APEC自2003年SARS疫情重創區域經濟後,便由台灣、美國、泰國共同發起推動成立「衛生任務小組(HTF)」,於2003年底經APEC領袖會議通過,2004年4月由台灣主辦第一次工作會議,當時本人任職衛生署APEC小組副執行祕書;2007年衛生任務小組之重要功能被認可便升格為正式的衛生工作小組。
近年在緊扣APEC發展主軸下,台灣積極參與APEC衛生相關計畫及活動,主、協辦衛生計畫成效卓越,深受其他會員讚許,如:2019年由衛福部健保署向APEC爭取補助經費,辦理「APEC醫療資訊分享國際研討會」,分享台灣運用大數據分析減少資源浪費,以及健保醫療資訊系統建置經驗,國民健康署則連續2年舉辦APEC國際研討會,分別是2019年舉辦「APEC慢性病及其危險因子之智慧照護國際研討會」,今年將舉辦「APEC都市化、人口高齡化及創新科技國際研討會」。
台灣除了位居重要防疫戰略位置,應對新冠狀病毒疫情之防疫措施,同時也受到國際矚目,台灣應就防疫措施及經驗,於APEC架構下之衛生安全合作項目,提案在台設立區域傳染病研究中心及區域重災物流調度中心,發揮台灣東南亞與東北亞中樞之地理優勢,及時應對區域內發生的災難疫情,進行救助、物資最有效率的調配,降低傷亡和經貿衝擊。

最後,儘管遭中國打壓與箝制,台灣仍於困境中展現高超醫衛專業水準,倘若無法獲得他國實質支持,藉此爭取WHO正式會員,台灣防疫參與將如2009至2016年的WHA觀察員經歷,又僅曇花一現。而即便非聯合國會員,也可以依照憲章第六條規定,申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例如:紐埃、庫克群島不是聯合國會員國家,仍然是世界衛生組織之正式會員。
WHO幹事長可能受本次疫情影響,迫於國際壓力,發出1、2年WHA觀察員邀請函予台灣,待疫情穩定後,台灣又將被淡忘,持續受限於祕密備忘錄,回到片面參與、未來不可預測的窘境。故長遠之計,仍應爭取WHO正式會員資格,並把握現有之多邊平台如APEC,以共同維護全人類的健康以及台灣人民的健康人權。

台北醫學大學全球衛生暨發展碩士學程主任、亞太公共衛生學術聯盟首屆台灣區域主任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