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季的畢業「計」?(林文蘭)

出版時間 2020/04/30
當畢業季來臨時,學生畢業典禮怎麼辦的問題是小事。反倒是學生未來的工作機會何在?他們自我實現的人生計畫,趕不上疫情變化的無力感又將如何緩解?才是更巨大的挑戰。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當畢業季來臨時,學生畢業典禮怎麼辦的問題是小事。反倒是學生未來的工作機會何在?他們自我實現的人生計畫,趕不上疫情變化的無力感又將如何緩解?才是更巨大的挑戰。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因應嚴峻的疫情來襲,學校究竟要如何積極防疫又不失告別的意義?在決策過程中,能否廣納畢業生和學生代表的心聲?或者如何從中激發學習主體的多元創意,展開一場別具特色的告別活動?這對學生來說毋寧也是一場寶貴的學習機會,更可體現出校方的經營理念、思維高度和教育價值。
然而,畢業那一日,更是畢業生邁向社會的起點。今年夏天即將離校的大學畢業生,其所面對的不確定性卻是空前之高,迎接他們的將是就業路迢迢的艱辛旅程。學校要如何協助畢業生面對他們遭遇的沉重壓力?恐怕是比畢業典禮更重要的事。無論是藉由諮商輔導體系、職涯發展規劃、導師適性扶助,或是在取消實體招募和就業博覽會之際,建立一套長期追蹤且系統性的就業媒合機制,都有助於陪伴畢業生計劃未來。

總體而論,今年夏天將有28萬人從大學畢業,但僅有不到3成的畢業生得以在畢業前夕覓得職缺。面對今年暑假後預估出現高達14%的青年失業率,教育部祭出5箭措施,要求各校設置追蹤畢業生流向調查機制、優先聘用應屆碩博士、協助大學畢業生加值跨領域能力、串連地方創生資源進行在地就業創業。而勞動部也提出「安穩青年就業計畫」,研擬補助6萬人每月12K的方案。但是,該計畫的補助名額有限,對企業刺激誘因不大,更遑論媒合與留用機制、專業能力如何連結並不夠具體,甚至還可能促成企業解雇目前薪資較低的職員,形成弱弱相殘之局。
初入職場的菜鳥究竟要如何在企業紛紛倒閉和無薪假襲捲的風暴下,競爭求存找到一線生機?當畢業季來臨時,學生畢業典禮怎麼辦的問題是小事。反倒是學生未來的工作機會何在?他們自我實現的人生計畫,趕不上疫情變化的無力感又將如何緩解?才是更巨大的挑戰。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暨人社院學士班副教授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