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球評移送程序的內在問題(蕭仁豪)

出版時間 2020/05/22
將石明謹(左)「網路言論附卷」夾雜移送處理,顯然有其爭議,也凸顯長年來警察人事或懲處懲戒程序,其實一直「不夠精緻,甚有隨性任為」的狀況。示意圖。資料照片
將石明謹(左)「網路言論附卷」夾雜移送處理,顯然有其爭議,也凸顯長年來警察人事或懲處懲戒程序,其實一直「不夠精緻,甚有隨性任為」的狀況。示意圖。資料照片

但是就筆者這幾年的觀察與實踐,發現這個倫理問題似乎徒留「限制個人」的作用,「官方自媒體」則置身度外,而因為這種長年來的限制,也導致「警察失語」,警察社群自成一格,話語權由官方獨攬,與各人民團體間缺乏溝通的能力。
幾年來與各團體或委員合作或溝通的過程,需要耗費大量的心神,將問題從「警察敘事」轉譯,以讓各合作對象了解,這凸顯的是因為缺乏公共溝通;在這個狀況,所以不論警察人員是有什麼「委屈」,都難讓旁人理解,這樣的狀況也造就了警察社群內部「不敢怒、不敢言」的氛圍。
而無獨有偶,在近來警政署也開始對於各與警察相關的團體、粉絲專頁進行清查,例如本會、吳前檢察官之粉絲專頁、靠北警察等等,據聞有列席長官認為爾等皆是「要網路發文觸擊率、帶風向破壞警察團結」。
以警工會而言,其實不只在網路上寥寥數篇,在司改國是後續會議中,也已提供警政署近50數頁,關於警察績效與教育改革之報告與建言;吳前檢察官所發言,也多是就過去在工作現場看到之亂象提出批判;靠北警察的「官場現形記」,也不無是在凸顯現實職場問題。
在這場會議後,又有現在「將個人言論附卷移送公懲會」,理由看似冠冕堂皇依法行政,但也不知為何需要如此大動作公開單個員警的懲戒懲處程序,令人遐想。是否真有200萬收入,還是調查程序不清而誇大計算,尚待釐清;《公務員服務法》的不得兼職的範圍如何判斷,或許真隨法律不斷變遷,還有爭論。
但其間將「網路言論附卷」夾雜移送處理之方法,顯然有其爭議,也凸顯長年來警察人事或懲處懲戒程序,其實一直「不夠精緻,甚有隨性任為」的狀況;而這也無法處理「警察言論自由範圍」的大哉問,因為這個問題,最終還是要回歸到警察社群,是否對於個人言論意見的尊重與重視,以及對於警察在公眾的定位為何、互動為何持續省思。

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理事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