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元輝:媒體精神與靈魂存在 才可能長久

更新時間: 2020/06/02 05:00
《聯晚》總編輯王茂臻說,數位化與疫情等衝擊,導致《聯晚》無法收支平衡。中央社

台灣1988年1月解除報禁後,同年《聯合報》和《中國時報》兩大報系隨即創辦《聯合晚報》和《中時晚報》投入市場,與1947年創刊的《自立晚報》並列報禁解除後3大晚報。但隨有線電視和網路興起,民眾取得訊息管道多元,《自晚》和《中晚》分別於2001和2005年停刊,《聯晚》昨也吹起熄燈號,國內晚報全面走入歷史。
曾擔任《聯晚》總主筆的作家蔡詩萍說,《聯晚》創刊初期股市欣欣向榮,只要股市收盤就必須把報紙印出來讓股市族拿到,1990年代也是台灣政局變化劇烈的時代,政爭新聞都要搶頭條,《聯晚》10周年時號稱有銷售60萬份的輝煌紀錄;但報業面臨網路新聞及電視新聞快速節奏,近年辛苦經營,《聯晚》出刊時間已是下午過後,本身宿命就是閱讀時間短,能苦撐到現在他已經感到很佩服。
曾擔任《自晚》社長的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胡元輝表示,晚報報導上午發生的事,下午就讓讀者搶先看到,尤其早年股市熱絡,晚報佔有重要地位,但面臨電視台24小時播報新聞的壓力,甚至網路新聞的興起,晚報一個個收刊,終究敵不過大環境的轉變,會走到這一步並不感到意外。
胡元輝認為,《聯晚》結束象徵台灣新聞生態的轉變一去不復返,呼籲新聞工作者及老闆們須更清楚知道,新聞雖是商品、但必須是信任商品,媒體精神與靈魂要存在才可能長久。生活中心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