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台探針:美退出WHO,另起爐灶在哪裡(邱亞文、簡瑋廷)

出版時間 2020/06/07
即使美國最後未能退出,川普仍有可能降低美國對WHO的參與,將資金挹注於其他項目或組織。路透
即使美國最後未能退出,川普仍有可能降低美國對WHO的參與,將資金挹注於其他項目或組織。路透

WHO於6月1日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祕書長譚德塞態度謹慎地回應:「美國政府和人民過去數十年對全球衛生的貢獻和慷慨,對全世界產生了重要的影響;WHO希望繼續與美國合作。」歐盟則呼籲川普重新考慮這項決定,唯有團結與全球多邊合作方能戰勝疫情。亦有學者批評川普此舉將削弱美國在國際組織的影響力,反而遂了中國的野心;四處引戰更似是在轉移焦點,迴避其飽受批評的美國本土疫情應對。
WHO作為現今最大的國際政府間衛生機構,以「全民皆健康(Health For All)」、「不遺漏任何人(Leave No One Behind)」等目標為其中心思想,廣納全球各國家、區域的完整網絡,是難以被取代的重要價值。就以和新冠病毒最相關,防止國際間疾病散播的《國際衛生條例》(IHR)平台為例,倘若排除美國,將會使全球疾病防治出現缺口及不同步,IHR第3條第3項所述:「廣泛適用以保護全球所有人民不受疾病跨國傳播之害。」的宗旨亦將無法達成。

根據美國國會於1948年同意美國加入WHO的聯合決議案第四節,由於《WHO憲章》並無退出的相關規定,美國保留退出WHO的權利,但需在1年前提出,且付清所有債務。換言之,川普勢必無法如其所聲稱的「即日」退出,甚至得先心不甘情不願地把美國積欠多年的WHO會費繳清。但即使美國最後未能退出,川普仍有可能降低美國對WHO的參與,將資金挹注於其他項目或組織,甚至「另起爐灶」。
WHO的發展已逾70年,組織涵蓋全球6大區域,轄下超過150個國家辦公室、7000名職員,功能職掌更是包山包海,除了傳染病防治外,婦幼、營養、慢性病、心理健康,乃至於居住、勞動、環境、藥品和科技均涉足甚深。美國要在短時間內成立一個新的組織完全取而代之談何容易,但優先針對全球傳染病防治領域,2014年2月營運生效的「全球衛生安全議程(GHSA)」是最適合的下手目標。

「全球衛生安全議程」是一個以《國際衛生條例》為基礎,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為核心,聯合WHO、聯合國糧農組織(FAO)、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等國際組織,提供資金及技術支援,以協助成員建置或提升其面對傳染性疾病之國家核心能力,進而強化全球衛生安全的網絡。GHSA並透過網絡合作及資訊共享的監控系統,希望能達成即時辨識公衛安全威脅,以利及早回應使全球免於傳染性疾病與重大國際公衛緊急事件危害的目標。目前共有67個國家加入GHSA網絡,並由包括美國、印尼、義大利、南韓、泰國、澳洲、芬蘭、荷蘭等約15國(沒有中國)組成的指導委員會領導。
過去《國際衛生條例》皆以國家自評作為各國核心能力的評估依據,2015年世界衛生大會(WHA)通過納入結合自我評估、同儕檢視、國內外獨立專家的自願性外部評核(JEE),目前已有近百個國家完成,JEE亦已成為IHR監測與評估架構不可或缺的一環;而JEE的評核工具便是得力於GHSA的貢獻,結合GHSA的11項行動方案及IHR的8項核心能力,可有效衡量國家對於重大公共衛生威脅事件預防、偵測、應變的能力,並針對不足之處補強。
近年,在疾病管制署的主導下,我國亦積極推動加入GHSA,除參與相關會議外,更力求與國際同步,於2016年邀請美國衛生安全領域知名研究中心「UPMC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的團隊來台協助辦理完成第一次JEE評核。

面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台灣目前的表現稱得上是可圈可點,挾著這樣的聲勢,我國被排除於WHO等國際組織之外的議題亦再度受到矚目。台灣在蔡英文總統的領導下走向親美的路線,然而在川普宣布退出WHO後,似讓我國加入WHO的支持聲量與基礎產生動搖;我國不應放棄加入WHO,但誠如陳時中部長所言:「世界建立新的互信防疫平台,台灣也會積極爭取加入。」
而廣泛接納私人部門和非政府組織(NGOs)相對開放的「全球衛生安全議程」,可說是永續發展目標(SDGs)第17項全球夥伴關係的最佳範例之一,不僅是美國以既有基礎可快速結盟擴張的平台,亦是台灣正式加入新組織並以實力做出貢獻的契機。

台北醫學大學全球衛生暨發展碩士學位學程主任、亞太公衛學術聯盟區域主席
台北醫學大學全球衛生暨
發展學位學程碩士生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