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黨產會也抄不走的黨產(朱宥勳)

更新時間: 2020/07/01 05:00

大學某堂歷史系的課,教授走進教室就問:「覺得自己高中歷史學得還不錯的舉手?」教室裡大半的人都舉手了,包括我。教授掃視全班,微微一笑:「好,我們這學期的目標,就是把那些東西通通忘掉。」
對於剛上大學不久的我來說,這堪稱一場震撼教育。有個人活生生告訴你:你以前背得要死要活的那些課本,有很多東西都是錯的。但幾年之後,我完全明白教授何以如此了。我沒有繼續鑽研歷史學,而是轉向文學寫作。當我在教導寫作課學員時,也會問他們:「中小學作文分數不錯的舉手?」然後在他們的震驚眼光之中說:「我們的目標,是把你寫作文的那些錯誤動作全部修掉。」

屈原非中國人掀熱戰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