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設計,即國力!

出版時間 2020/10/03
蘋論:設計,即國力!

在新竹舉行的2020台灣設計展,蔡英文總統與蘇貞昌院長都親臨現場,相較於以往展覽聚焦於「如何透過設計活絡地方產業」,今年設計展規格則由「地方性」大幅提高到「國家級」,總統在致辭時指出:「設計力即國力」,值此台灣遭受中共文攻武嚇的當下,國家領導人作此宣示,期待能進一步深化並落實,以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

對台灣社會而言,「設計」有兩種傳統含義:其一,是經濟成長的「設計」;台灣在上世紀90年代發展出「原廠委託設計製造」(ODM)的代工出口模式,大一統原本多足鼎立的「原廠委託製造」(OEM)國際競爭格局,將韓國、墨西哥、新加坡擠出江湖版圖,那道第二波台灣奇蹟的決勝關鍵,就在工業設計與機電整合的能力,「設計」被看成是一種全新的經濟競爭要素,代表著在大量生產過程之前、之中與之後,各種解決問題的創造性能力,鴻海與廣達是那個年代的指標企業,而巨大與寶成則是非電子業的佼佼者。

其二,是生活風格的「設計」;當主要的出口產業開始導入設計要素,追求、創造、拉開與其他競爭者的差異,此般經濟組織內對設計的KPI要求,自然會滲透到組織中的經濟行動者對自身生活的關切,因而,各種設計商店、設計雜誌、設計公共空間與風格品牌,在城市大街小巷中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帶動台灣對不同生活風格的反思與探索。

形塑彈性國民心智促成改變

這30年的發展大抵如此,「設計」開始成為台灣國際化企業的一塊醒目標誌,「設計」也慢慢變成城市中清新可辨的怡人風景,但對大多數民眾而言,「設計」仍然被看成是「錦上添花」的那朵花,而非那塊錦緞,正因此,蔡總統此時的宣示便有了意義:從今以後,設計於台灣而言,不再是配角,而是主角。

「設計」開始成為國家發展的主角,並不僅是因為設計產品的售價得以大幅提高,或者設計過的空間、商品與服務更具備人文意念,而是「設計」能成為一種全然新穎的國民心智結構(mindset),這使得台灣在成為一個新而獨特國家的歷史契機中,擁有一個驍勇善戰的靈魂。

如果說上個世紀是一個製造能力決定勝負的世紀──德國發動戰爭與美國結束戰爭,靠的都是工業製造能力,21世紀的國際競爭或國家安全能力所倚靠的,顯然是設計的能力;設計不僅能獲致更好的經濟效能,設計還能設想更聰明、深邃、更具道德意義的生活。最重要的,設計能讓大眾思維變成一個彈性的、追求的、超越的國民心智,它讓我們掙脫於出身、教育、城鄉和意識形態信仰的宿命,在公平的立足點上,探究較佳的生命可能(better life possibility)。

矽谷史丹佛大學在世紀之交成立了設計學院,主張思惟的改造比新技術的研發,更攸關於科技創業公司的成敗;2013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出版《推測設計》(Speculative Design)一書,將設計作為一種專業者的職能素養,轉化成人人都可得有的思維方式,開創了「社會設計」的恢宏可能性:設計固然可幫助蘋果公司成為逆轉勝的世界第一大企業,設計也可以讓平凡人具有想像力,在生活世界中促成各種得以積沙成塔的微量變化。

想像力創造力是最堅強國防

作為這次設計展東道主的新竹市,應該是近年來將設計導入市政建設,成果最有目共睹的示範城市──黃聲遠的隆恩圳親水步道和關埔國小、邱文傑的動物園、龔書章的將軍村圖書館、林聖峰的城市景觀改造……,這些設計並不衝撞既有傳統,反而在科學園區規律生活主導的框架中,開創出自由呼吸的新可能,在台灣地方首長之中,帶著新鮮視野的林智堅市長顯然已走出另一條道路。

如果「設計」成為國民心智結構,台灣會開創出更多新的發展可能,我們便不必計較一位歌手心中真正的祖國是哪裡,想像力與創造力,就是國家最堅強的國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