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島嶼上的海龜書屋 蘇淮、陳芃諭

更新時間: 2020/10/18 03:00
■蘇淮(右)與陳芃諭經營獨立書店「小島停琉」,並推廣海龜保育及海洋文化。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作者/楊語芸 攝影/羅琦文

不知道是自稱、還是網友的封號,「小島停琉」號稱全「球」唯一的獨立書店,全球指的是整個小琉球。但若將海龜納入考慮,「小島停琉」身為推廣海洋文化、促進海龜保育的獨立書店,它或許真能撐得起「全球唯一」的封號。

可能是全球唯一結合海洋、海龜和閱讀的獨立書店,「小島停琉」的店主是一對開店時還不到30歲的情侶。蘇淮和陳芃諭,一個是南台灣大家族的長子長孫,一個長在台北小康家庭,原本兩人的生活範疇毫無交集。因為大海作媒,緣分千里一線牽,他們在澎湖相識,而後攜手齊赴東南亞、澳洲,最後落腳小琉球,一步步打造他們理想的生活家園。

不知道是因為小島生活太過悠閒,還是情侶檔太常泡在海裡觀察海龜,約訪「小島停琉」不是太順利。不像時下的年輕人隨時都在滑手機,蘇淮和陳芃諭久久才查看一次臉書訊息,想到了才通個簡訊,電子郵件也是聊備一格而已。這種「緩慢」的通聯狀況,讓我帶著擾人清幽的惶恐,踏進「小島停琉」。

還好書是一種拉近人際距離的好工具,蘇淮介紹我認識有趣的海洋書籍,我也跟陳芃諭交換了閱讀幾本書的心得後,破冰成功。我們聊書、聊空間,聊成長故事。蘇淮和陳芃諭默契十足,他們會交替補充對方未竟的話語,但也不時吐槽對方,很有年輕的氣息。

旱鴨子蛻變救生員 在澎湖邂逅真命天女

蘇淮在一個四代同堂的家族長大,這個長子金孫被呵護疼愛,只要乖乖念書,其他什麼都不必煩。雖然偶爾會跟著家人到海邊烤肉,但海在那邊,他在這邊,為了「安全」,一家人都對海水say no。

直到大學二年級,蘇淮和同學一起去墾丁玩,大夥兒在各種水上活動中玩得不亦樂乎,只有他連戴著浮潛面罩讓教練牽著,還是緊張到不敢把頭放進水裡。這個掃興的經驗讓他決定在大三體育課選修游泳,並在一位熱心同學的協助下,把考取救生員執照當成游泳能力的目標。

從怕水旱鴨子到專業救生員,蘇淮不到1年「解成就」。大三暑假就飛到澎湖當救生員打工,自此開始他以「海」營生的人生。

乖乖牌蘇淮在20歲成人後才掙脫家人的保護,但陳芃諭可是從小就不聽話。身為長女,自然承擔家中比較多的期待,爸媽希望她選讀看似有工作對應的科系,或是擔任公務員,爸爸沒考上律師執照的缺憾,也希望女兒替他圓滿。「所以念政治就是我不乖的表現,我特意選一個相近但又不同的科系,表達自由的主張。」她說。

大自然對陳芃諭一直有吸引力,暑假到澎湖打工換宿後,更讓她愛上海洋。她說民宿老闆會駕船帶孫女和她們幾個工讀生一起到無人島遊玩,澄澈的海水、白淨的沙灘讓她流連忘返。遇到不認得的潮間帶生物,便回來查資料,慢慢增加自己的知識。

因為好奇,所以研究;因為了解,所以喜歡;因為疼惜,所以整個人「撩」下去,蘇淮和陳芃諭情鍾海洋生物的起點,都是澎湖。她的起手式是潮間帶生物,他則因為常常被問遊客問倒,「教練,剛剛看到的那群魚是什麼?」「教練,請問這種螃蟹叫什麼名字?」於是跟其他資深的教練請教,或是自己上網查,在學習過程中慢慢發現海洋生物的迷人。兩人還因為太想認識這些生物,不甘於只能浮潛欣賞,因此學了深海潛水。由於澎湖的旅遊旺季只有夏天,其他時候想要下水,他們就往東南亞跑。蘇淮後來在菲律賓考取國際潛水教練執照,一身技藝,帶到世界各地都可以打工為生。

陳芃諭結束澎湖的工作,短暫回台北當了3個月上班族,便萌生退意。人生走到不知道下一步該往何處邁出時,「就去旅行吧!」她和蘇淮攜手到澳洲打工度假1年,她在旅行社上班,他當潛水教練。1年旅居他鄉,讓他們更加相知相依。

打工度假結束返台時,澎湖的旅遊旺季已經結束,兩人便想乘機多了解台灣其他海域的情況。來到小琉球沒多久,蘇淮就上演對海龜「一見鍾情」的戲碼。

我們跟著蘇淮來到中澳海灘,他指著堤防左前方的消波塊堆說:「我就是在那裡第一次近距離看到牠。」他說那天才剛下水,打算繞過消波塊往外游時,就看到一隻身形比他還大的海龜游過來,然後鑽過他的身下慢慢游走。牠那優雅的泳姿、憨萌的表情及與世無爭的淡然,霎時間就魅惑蘇淮的心。

隨著看到海龜次數的累積,蘇淮就愈離不開小琉球,尤其在得知海龜可以靠很科學、又很庶民的方式辨識後,更是有心想要多認識幾隻朋友,於是他和陳芃諭租屋定居,靠著帶客潛水營生,也方便自己定期、定點觀察海龜。

不似其他大型海洋生物,像是鯊魚、鯨魚等品種繁多,海龜家族只有7種,出沒於小琉球的是綠蠵龜和玳瑁,但後者只有1%。果然如陳芃諭之前警告我們的,只要聊到海龜,省話一哥蘇淮的話匣子就停不下來,我們因而上了堂海龜「基礎課程」。

海龜是一種跟恐龍一樣古老的海洋爬蟲類,母龜交配後會回到出生地產卵。小海龜破蛋而出到潛入海水前最容易「陣亡」,海鳥、螃蟹、蛇都是天敵。一旦進入海洋,小海龜就隨波逐流,一直要到30公分大(約3到5年)才可能會靠岸覓食。等到20歲左右,性徵成熟、交配後,便靠著「內建的GPS」回到出生地產卵,是一種對出生地和覓食地都忠誠十足的生物。

「根據研究,綠蠵龜的平均壽命是75歲,」蘇淮說,但是因為海洋環境愈來愈糟,壽終正寢愈見不易。為了保育海龜,他們不只成立海洋工作室,宣導減塑、辦理淨灘,同時開設海龜觀察課,先由室內課程簡介海龜的生態特性,再帶遊客到海裡近距離接觸牠們,課程深度與一般浮潛看海龜的活動大不相同。

另外,他們和海龜姊姊馮加伶成立「海龜點點名」臉書社團,鼓勵大家將拍到的海龜照片上傳,由他們根據海龜臉上的鱗片分布進行「臉部辨識」。如果遊客拍到的海龜還未被命名,他(她)便有命名的資格。靠著社團成員3年的努力,目前有330隻小琉球(全台灣則有442隻)海龜已被辨識。

根據這個遊戲規則,蘇淮就命名了不少海龜,其中,大古、刀疤、苔哥這3隻海龜的照片還為他贏得「PX3法國巴黎攝影大賽」業餘組水下攝影銅牌的肯定。

另一個揚名國際的「海龜事蹟」,是小琉球發現一隻左前肢被釘上金屬標籤的綠蠵龜,根據標籤上的數碼R36192,蘇淮和其他海龜保育工作者在網路上搜尋,才知道牠居然來自3000公里外西太平洋烏利西環礁上密克羅尼西亞聯邦(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的雅浦州(Yap),標籤是薩摩亞(Samoa)的保育組織SPREP在2006年釘上的。正所謂海洋無國界,海洋生物的保育更需要跨國合作。與SPREP聯絡後,對方也非常驚喜,盛讚小琉球食物豐沛、環境良好,R36192才會逗留覓食。

小琉球開獨立書店 海龜痴漢付出無怨悔

幾年下來,蘇淮發現因為水下研究有一定的門檻,台灣許多海龜研究員只能等牠們上岸產卵或不幸擱淺時,才能進行研究,擁有潛水技能的他便希望貢獻更多心力。他下水拍攝海龜的照片、影片,讓研究單位有更多資料,同時也授權給需要海龜影像素材的單位。「在小琉球街上喊一聲『教練』,會有一堆人回頭,」蘇淮說:「這裡不缺我一個教練,但能夠協助海龜研究的人卻不多。」

因為這個理由,蘇淮已經減少帶團數量,把生活重心放在海龜影像創作上。與此同時,陳芃諭開了獨立書店,「這樣我就有藉口可以買很多書了。」她開玩笑地說。

小琉球吸引了許多因海龜而來的遊客後,近5年開了許多民宿、餐廳,島上「一屋難求」。神奇的是,陳芃諭居然碰巧看見交通要道上有間張貼「租」字的空屋,只能說「房子也在等有緣的人」。

「小島停琉」除了販售蘇淮和陳芃諭挑選的書籍外,也舉辦許多講座,推廣他們的理念。雖然鄰人和朋友都擔心書店早夭,但小倆口不僅沒有積極賣書,書店還開得頗「高調」,每天只營業4個小時、一次只容許4位客人在店內選書,一副開店是副業,悠閒過日子才重要的模樣。陳芃諭甚至跟我抱怨:「早知道xx書後來會絕版,我就收藏起來不要賣了。」她扼腕的樣子令人發噱,哪有開書店的人賣了書還後悔的?

搬到小琉球已屆5年,問到這個島嶼有沒有因為他們的出現而改變時,兩人同時搖頭,他們說只是在過自己心儀的日子而已。蘇淮是海龜痴漢,他為海龜付出無怨悔;陳芃諭想要的,是讓更多人接近海,但是海很抽象,海龜卻是一個很好的著力點。「我們想說的關於海洋、關於環境的事,都可以透過海龜去傳達。」她給了這樣的結論。

我也有我的結論:只要蘇淮和陳芃諭過得好,海龜就會好,小琉球就會好。

蘇淮

年齡:33歲

學歷:南台科技大學機械系

現職:潛水專業教練、海龜影像工作者

陳芃諭

年齡:30歲

學歷:政治大學政治系

現職:獨立書店「小島停琉」店長

作者/楊語芸

放舟文河,鬻字營生,別無他長,樂此不疲。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