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司法院應面對「權貴減罪公式」

出版時間 2020/11/01
蘋論:司法院應面對「權貴減罪公式」

又來了!前總統陳水扁女婿趙建銘因台開內線交易案纏訟15年,近日雖適用《刑事妥速審判法》規定減刑,但還是無法定讞。這種不斷在程序細節中打轉、頻頻打擊司法公信力的「權貴減罪公式」一再上演,導致人民對於司法改革無感與失望。最高法院應致力於消弭這種「權貴減罪公式」,才能重建人民對於司法審判的信心。

纏訟更審多年大罪化小化無

很難相信,當年震驚全台的前總統陳水扁第一家庭貪腐風暴,陳水扁本人都已入獄服刑之後保外就醫了,最早出事的趙玉柱、趙建銘父子官司竟然還未了結。2006年台開內線交易案爆發,當時一審法官林孟皇的女兒剛出生,如今他的女兒已是14歲的國中生了,此案卻還未定讞,實在是莫大諷刺。

回顧此案過程,2006年12月趙建銘在一審被判6年徒刑、隔年二審加重判為7年、2008年高等法院更一審維持7年徒刑;但從2009年8月開始,此案就陷入「如何計算犯罪所得」爭議,而在最高法院、高等法院之間來來回回。高等法院更五審雖認定共犯不法利益超過1億元,依加重內線交易罪可處7年以上徒刑,但因全案審理超過8年適用《速審法》規定減刑,因此10月30日判刑趙建銘3年8月、趙玉柱4年,但全案仍可上訴。

也就是說,此案從頭到尾,各級法官都認定趙玉柱、趙建銘父子有內線交易的犯罪事實,但為了犯罪所得計算方式竟然至今仍無統一見解,遲未定讞。權貴案件只要想盡辦法在程序細節上一拖再拖,到最後不是大罪化小罪、小罪化無罪,在2010年《速審法》立法後,就更能適用《速審法》規定減刑,這不是「權貴減罪公式」是什麼?

這種纏訟超過10年的「權貴減罪公式」實在不勝枚舉。前立委、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被控東森媒體科技股票內線交易案,纏訟13年後;台北市前市議員謝明達遭控收受賄賂向捷運局施壓關說案纏訟18年後;前立委、陽信商銀董事長陳勝宏被控護航妻舅超貸案纏訟15年後,近年統統獲判無罪確定。

最高院應統一見解勇於任事

其中最經典的是多案纏身的「花蓮王」傅崐萁,2005年檢方因合機炒股案起訴傅崐萁及股市名嘴張世傑(古董張)等人後,2008年一審判刑傅崐萁4年6月,2010年二審判刑3年6月,此後一樣陷入無止境的法院之間來來回回;同案的古董張早在2010年前就判刑定讞且服刑完畢,傅崐萁直到2018年9月才遭判刑8個月定讞。

這些權貴案件的審理過程中,最高法院發回案件像是家常便飯,任何一項司法程序、定義乃至犯罪所得計算標準等理由,都可以做為發回更審的依據。表面上看起來,這是與實質正義同樣重要的程序正義,但法界人士都心知肚明,其間有諸如最高法院法官適任與否問題、審判法官前後輩倫理等「潛規則」,也有政治力可以上下其手介入的空間,以致於權貴案件總在程序問題中長期延宕,人民對於司法的信任也因而一點一滴流失。

解鈴還需繫鈴人,消弭「權貴減罪公式」之道,唯有最高法院法官們肩負起應有責任,不再以程序為名迴避實質正義。依法最高法院本就可以撤銷事實審的結果並自為判決,也就是最高法院既可以駁回當事人的上訴,也可以根據第二審判決確認的基礎事實自為有罪、無罪判決,就此讓權貴案件早日結案。

此外,最高法院大法庭的任務既然是統一法律見解,就應勇於任事,積極面對各項敏感的權貴案件,努力以統一見解避免「司法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的判決落差,讓犯罪都能在同樣標準下加速審判及決定量刑。這些都是即將上路的「國民法官」無法解決的問題,最高法院不能再迴避司法改革之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