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女相依單親癌母 扮醫生心疼「媽媽痛痛」

更新時間: 2020/11/19 03:00
3歲的小瑜(右)不捨媽媽阿媗罹乳癌轉移淋巴,拿著兒童聽診器替媽媽看診,希望能把癌症治療好。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基金會編號:A5026

記者初訪時,來到一間集合式套房公寓,39歲的單親媽阿媗(莊喬媗)與3歲女兒小瑜就租住在此,今年4月阿媗發現罹患乳癌轉移淋巴,生命已非自己能掌握,曾經心灰意冷想放棄治療,「但想到小瑜還沒長大,如果自己先走了,孩子該怎麼辦?」

報導•攝影╱江品璁

阿媗對記者說,自己讀高職時就在外半工半讀,都是做些較基層的服務業工作,5年前嫁給前夫後,為了改善生活,曾一起創業開麵攤,但生意不佳,約2年多前倒閉,還負債數十萬,夫妻倆常為了經濟問題爭吵,最後於去年2月離婚,因先生不願意扶養孩子,自己只好帶著女兒在外租屋生活,靠自己在加油站上班,每月約2萬多元撐家,扣掉房租5千元後,經濟雖說不上寬裕,但母女倆生活卻平淡幸福。

母女現月靠育兒津貼3500元

阿媗嘆道,自己大概3年前,有摸到左胸一顆軟軟的腫塊,但一直以為是脂肪,沒有去留意,直到今年3月下旬,半夜睡覺時左側胸口突然發痛,隔天一早就趕快找婦產科診所做觸診,醫師初診的結果就說是惡性腫瘤,後來再到大醫院做切片,是乳癌2期,每3周都要到醫院做化療,這段期間只能靠親友接濟、和當地社福中心社工幫忙申請的單筆急難金補助共4萬5千元、和每月育兒津貼3500元維持,「因為沒體力去工作,相比抗癌,生活反成問題。」

阿媗無奈道,自己從小就是由阿公阿嬤養大,高職畢業後就在外生活,與手足沒什麼交集,離婚後,獨自一人帶孩子真的很辛苦,此次罹癌,真的快過不下去,只好聯絡前夫,請他在自己化療時幫忙照顧孩子。

阿媗接著說,想不到他來顧了1~2次後,就說他沒能力,之後幫忙打電話到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9月份起已失聯,電話也打不通。記者依其前夫求助時所留電話撥打,一樣是轉語音信箱,記者再依阿媗提供的前夫居住戶籍地址前往訪視,但也無人回應,詢問附近鄰居,均表示不常看見有人進出。

無力付房租幸友人提供住處暫居

阿媗說:「因為疫情關係,不想讓孩子頻繁進出醫院,自己治療時,只好先把孩子帶去醫院附近超商請店員幫忙照顧,加上化療副作用,常昏睡數十個小時,沒辦法好好照顧只有3歲的小瑜,讓我非常自責。」蘋果慈善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窘。

記者再度關懷阿媗時,她因積蓄、補助等已用罄,難以負擔房租每月5千元,幸好朋友願意提供閒置的祖厝三合院一角讓阿媗母女倆租住,才免去流落街頭的窘境。記者觀察阿媗神色明顯比初訪時憔悴許多,阿媗也透露,自己癌細胞已經轉移淋巴,屬乳癌3期,「人生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

阿媗接著說,現在照著醫師指示,做滿8次化療後,11月底評估手術切除淋巴跟乳房腫瘤,之後還要再做放療,並持續接受約2~3年的抗賀爾蒙治療,療程非常漫長,「我現在完全沒收入,曾一度想放棄治療,但被醫生痛罵一頓,說孩子那麼小,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了小瑜撐下去,所以我只能堅持到底。」

在旁年僅3歲的女兒小瑜則相當懂事可愛,知道媽媽生病,也拿起玩具觸診器來診斷媽媽,並開藥給媽媽吃,她童顏童語的說:「媽媽痛痛,要躺躺,我來當醫生。」阿媗也欣慰說,女兒年紀雖小,卻心有靈犀,很少吵鬧,甚至會主動幫忙做家事,「我現在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長大就好了。」

自幼隔代教養早年離家親友失聯

阿媗的堂哥表示,阿媗父親已逝,有3手足,她從小是由祖父母扶養長大,也許因為這樣,與父母手足間的感情較淡薄,出社會後就很少回家,親友間只剩自己還有往來,「此次她罹癌,我也陸續拿幾萬元幫忙,但我太太也快生產,實在難再多幫忙。」當地社福中心社工表示,阿媗罹癌後,雖已連結公、私部門資源,但協助仍有限,現只靠育兒津貼3500元維持,會持續追蹤關懷。

勇源輔大乳癌基金會執行秘書許媛婷表示,部分民眾自覺摸到乳房不明腫塊,但沒感覺疼痛,往往因工作忙碌、或沒有明顯症狀而忽視,直到出現疼痛、分泌物、皮膚紅腫潰爛等徵兆才就醫。阿媗為HER-2陽性、賀爾蒙受體陽性的乳癌患者為例,一般治療過程,可先透過前導性化療搭配標靶藥物治療,待腫瘤縮小後,再做乳房保留手術,並接續放療、標靶治療與抗荷爾蒙療法,療程可能長達1~2年期間,過程雖然相當辛苦,但因為治療方式多元,抗癌成功率也較高。

基金會編號:A5026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02-66016999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蘋果慈善基金會網頁捐款一覽表則於每日上午10時後更新)

【蘋果慈善基金會】捐款網址:https://tw.feature.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