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報復性罷免時代來臨

出版時間 2021/01/17
蘋論:報復性罷免時代來臨

繼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之後,桃園市民進黨籍議員王浩宇昨日遭罷免成功,顯示台灣已進入「報復性罷免時代」。今後形象極具爭議的首長或民代,很容易成為藍綠選民的報復對象,被罷免的風險將大幅提高;藍綠陣營的兩極對立則可能更加強化,並添增政局的不穩定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下修罷免門檻帶來的改變已利弊互見,台灣政治文化必須找到適切的平衡點,才能避免走向藍綠相互毀滅的負面發展。

王浩宇所屬的桃園中壢選區選舉人數為32萬7758人,在投票率28.14%之下,罷免案同意票以8萬4582票一舉衝破4分之1門檻(8萬1940票),使得王浩宇成為第一個被罷免成功的六都市議員,這個結果可從個人特質、選區結構、社會氛圍三方面來解讀。 

就個人特質而言,王浩宇可說是爭議不斷。他原本是靠臉書社團「我是中壢人」累積影響力,長期關注路平等民生問題,並以綠黨身分當選桃園市議員;但他當選後問政風格逐漸極端化,到處開闢戰場、爭議言行不斷,並且從綠黨轉投民進黨懷抱。即便他低調面對此次罷免案,爭議形象卻早已深入人心。

選民結構社會氛圍利罷王

從選區結構來看,中壢區的族群結構以客家族群為主,外省和閩南族群次之,還有不少眷村人口,選民結構向來藍大於綠,因此過去單一選區的立委選戰中大多是藍軍勝出。王浩宇雖在複數選制中以高票當選市議員,但罷免案回歸藍綠對決,只要藍營支持者投票率高就容易過關。

至於最重要的社會氛圍,王浩宇及接下來即將登場的高雄市議員黃捷罷免案,都很明顯是藍營支持者在韓國瑜罷免案成功後發動的「報復性罷免」,韓國瑜支持者本就已磨刀霍霍;再加上民進黨政府近期深陷中天關台、萊豬進口等風暴,大環境更催化了藍軍支持者的積極動員。 

事實上,在韓國瑜罷免案過關後,台灣各地已此起彼落發生多起罷免案,例如去年11月投票的花蓮縣富里鄉長陳榮聰罷免案、12月投票的台北市社子島福安里長謝文加罷免案,這兩案雖然都沒有過關,但已彰顯《選罷法》下修罷免門檻帶來的重大政治文化改變,未來各層級的罷免案勢必更加頻繁而成為常態。

問政恐設限藍綠對立加劇

從好處來看,罷免門檻下降才能真正行使罷免權、在任期中有效監督政治人物,也讓台灣民主更加深化;此外,罷免風險大為提高後,應能減少首長與民代的極端言行,首長與民代為了避免成為對手陣營的報復對象,政治風格應會力求理性中道,否則依靠特定「鐵粉」族群只會激起更普遍的反感。

然而,「報復性罷免時代」一體兩面,也帶來若干負面效應。例如首長選舉落敗的一方馬上可以在一年後發動罷免以求翻盤,如此政局的不穩定、相互杯葛與頻繁內耗可想而知;再如民代問政恐將自我設限,避免成為藍綠對立下的犧牲品,但也可能因此限縮了嚴格監督的問政空間。至於藍綠陣營若習慣性以罷免案當武器,則藍綠兩極對立只會更加嚴重,台灣社會更加無法平靜。   

罷免門檻下修已為台灣帶來另一場民主實驗,並且成為最新民主考驗。朝野政黨與社會各界都應正視「報復性罷免時代」的利弊影響,努力找到能夠實踐民主以及避免淪為黨派惡鬥的平衡點。《選罷法》若需更周延修法,朝野政黨也必須勇於面對及建立共識,切勿讓「報復性罷免時代」更加撕裂台灣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