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治療痛苦」 癌男求生就怕病妻弱子失依

更新時間: 2021/02/17 03:00
阿璋(左中)罹患3期縱隔腔癌,盼能抗癌成功,不要讓太太(右)與2子失去依靠。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基金會編號:A5081

「我才37歲,為了一家4口生活,煩惱很多事,就是從沒擔心過自己會罹癌,然後居然遇到了。」阿璋(楊孟璋)去年10月確診罹3期縱隔腔癌,他說,雖醫生說這病不好治,「但我不會失志,腦袋唯一念頭就是趕快把病養好,快點回去工作養家。」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璋個性樂觀,講話不時帶著笑容,他對記者說,現階段療程做4次化療,每3周打1次,每次住院3、4天,春節前1個多禮拜前剛好打完第4次,可以回家過年,和妻子帶2個小孩一起去廟拜拜求平安。

阿璋也說,因腫瘤靠近心臟,「醫生說,第一階段化療完成後若腫瘤沒縮小,就要換藥繼續化療,若變小就接著做放療,最後再評估手術。」

阿璋說,夫妻育有14歲讀國二小宗、3歲多小昀,原本家裡靠他做建築不繡鋼門窗、扶手等焊接零工,38歲太太阿樺(林依樺)則做餐廳日薪雜工,兩人每月共掙約4萬多元至5萬元支應租屋家用,手頭存款只有2、3萬元。之前一家與爸媽同住,1年多前長子小宗升國中,「想讓他到市區學校上課,一家便搬到市區與獨居的65歲岳母同住,房租每月9500元,我們分擔5000元。」

妻患紅斑性狼瘡3歲子發展遲緩

阿璋岳母阿美婆說,阿璋以前很認真做工,無奈病倒了,她做餐廳雜工每月只能掙2萬多元,「我能做的就是擔起全部房租,至少不用擔心沒地方住。」

阿樺在旁接著說,先生去年中出現肩背痠痛,「以為是工作搬重物造成筋骨拉傷,貼個藥膏就好了,直到去年9月工作時突感左胸劇痛,急忙請假到診所看病,醫生照X光發現胸腔有約10公分腫瘤,轉診到醫學中心再檢查近1個月,才確診罹縱隔腔癌第3期。」

阿璋不捨說,太太本身是紅斑性狼瘡病人,長年定期回診拿藥,「我病倒後,她又要工作又要照顧我,很辛苦。」阿璋感嘆道,他雖然保持樂觀抗癌,「但我心裡還是難免擔心,怕如果不順利,萬一剩下太太,她一個人怎麼養大2個孩子,尤其小兒子又是遲緩兒…,唉!」

訪視時,阿樺照料3歲多小昀吃晚飯,小昀活潑好動。阿璋看著小昀說,自己是唇顎裂患者,早年經過5次手術才修復,「沒想到小昀也遺傳我也唇顎裂,還好兒子唇顎不嚴重,3個月大時做1次手術就OK了。」阿璋搖頭又說,沒想到小昀1歲多還不會講話,肢體動作也不協調,「去年中就醫檢查,醫生鑑定他有發展遲緩,現在智力才1歲多程度,建議做早療有機會能改善。」

阿樺說,小昀還不會講話,「只會學一點聲音,像救護車、警車喔吚喔吚,亂發聲,偶爾會發出阿爸、媽媽的聲音,但他不會對著我們叫,我想他還不懂爸、媽的意思,附近醫院的早療復健課程都額滿,還在排隊中,治療師說要再等2、3個月才有名額,屆時才能去上課。」

阿樺無奈說,自己身體有病,么兒有狀況,如今又遇先生罹癌,擔心的事情又多一件,「但我每次紅斑性狼瘡回診,醫生除了開長期處方箋外,每次都一定會叮嚀一句話,『不能壓力太大』,所以我一定要往正面看。」

4口家是中低收入戶長子才就讀國二

記者訪談過程中,阿樺讀國二的長子小宗話少,他說,以前暑假時曾跟著爸爸做工當助手,「我只做簡單的,也不用搬太多東西,但就已經很累,看爸爸扛著很重的鋼鐵爬上爬下,真的很辛苦,擔心他的病況,希望爸快康復。」

阿璋65歲媽媽阿香婆說,她與老伴除阿璋外,尚有1子也已娶妻成家,「阿璋這個孩子命不好,一出生就兔唇破相,之後又曾感染日本腦炎,沒想到現在又罹癌,我天天求神保佑他度過這一關。」阿香婆說,她自己罹類風濕性關節炎,雙手掌關節都變形,老伴也是一身慢性病,兩老都沒在工作,阿璋的弟弟做志願役養2個孩子,「大家經濟幫不了太多,只能阿璋夫妻在醫院時,我幫忙顧一下3歲孫子小昀。」

醫院癌症個管師說,阿璋一家為中低收,無生活補助,2個孩子在18歲前免付健保費、註冊費,夫妻則可減免2分之1健保費,現僅靠太太阿樺做餐廳雜工每月約2萬元,不敷4口醫病家用,經評估再轉介蘋果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紓助醫病生活窘困。

基金會編號:A5081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02-66016999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蘋果慈善基金會網頁捐款一覽表則於每日上午10時後更新)

【蘋果慈善基金會】捐款網址:https://tw.feature.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