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選舉遭閹割 香港幾無民主可言

更新時間: 2021/04/01 03:00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中國人大常委會前天通過《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的修正案,正式大幅調整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制度,在「愛國者治港」的大旗下,實質限制了香港的選舉,不僅證實「一國兩制」只是口號,也葬送了香港在回歸後珍貴也脆弱的民主資產。此後的香港,實質上已無民主可言。我們可以從習近平對內建立更嚴峻的威權體制,以及對外企圖對抗民主價值的兩個角度,來解釋中共扼殺香港選舉的原因。

這次中共出重手,不顧國際社會與香港民間的反對,直接在制度上大幅限制了香港立法會的選舉,主因在於香港民間從反送中的單一事件,發展成追求真民主的社會運動,直接挑戰了北京威權政權的敏感神經。

從香港回歸以來,中共以「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為口號,一方面安撫香港社會上的不安定氣氛,一方面也希望把香港作為「一國兩制」的樣板,收攬台灣民心。但隨著習近平上台,對內採取更高壓、更極權的治理手腕,對外則是以戰狼加上銳實力的手段,正面和民主國家對抗。在這樣的環境下,香港的民主與法治,終於成為中共的祭品而宣告終結。

壓制民主派與小黨空間

這次中共大幅修改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制度,內容十分可議,首先是立法會議員組成中,從70席增加到90席,但直接民選的席次從40席砍半,只剩下20席。原本總席次70席中40席直接民選,意味著至少過半的席次具有直接民意的基礎;但現在總席次調整為90席,卻只保留20席的直接民選,立法會從此喪失了代表香港民意的正當性。

其次,負責選出港府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將以民主派成員居多的區議員117席全數取消,並且大幅增加親北京的代表席次,甚至連反送中運動時曾持棍毆打群眾的白衣人組織都納入選委會;民主派人士對選舉港府特首的影響力幾乎微乎其微。第三,新設「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在上游端以祕密審查的方式決定參選資格,直接剝奪異議人士的參選機會。其他像是立法會與特首的參選門檻提高,以及取消比例代表制來壓縮小黨生存空間,都是扼殺了香港民主自主與多元的發展空間。

香港的民主與法治,是中共「一國兩制」中最值得保護的核心價值。然在習近平主政下的中國,人權與法治嚴重惡化,新疆、西藏的少數民族面臨文化滅絕危機,如今香港的民主與法治也被嚴重扭曲。

行政立法成中共代理人

「港人治港」變成「愛國者治港」,所謂的「愛國者」則是由北京定義。新的選舉制度下,香港的行政與立法兩權,都成為中共的代理人;並直接沒收了反對派、民主派對中共在香港治理的制衡與監督權力。

再從國際來看,習近平在這幾年主導的戰狼外交,以銳實力影響、干預他國的民主和人權發展,引起全球民主國家對中共的圍堵。在這樣的國際氛圍下,中共對新疆、對香港實施更高壓的統治,是夜間吹哨以壯膽的舉措。不僅不接受國際上的反對聲音,反而變本加厲,更嚴格的破壞維吾爾、香港的基本人權與自治地位。中共對外宣稱「不能拳頭大就聽誰的」,但對內就是以拳頭直接打壓異議人士,也是以拳頭威嚇周邊的鄰國,尤其是台灣。此刻的香港,就是這種霸道與霸權心態下的犧牲品。

除了聲援遭迫害的民主人士,現階段各民主國家或許無法直接給予香港援助,但對於中共持續擴張霸權,破壞人權、扼殺民主,民主國家不能因為短視的經濟利益予以姑息。唯有國際社會團結起來,給予中共更大的壓力,才能從根本上防止中共對民主與人權這兩項普世價值的迫害。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