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一個捍衛台灣價值的判決

更新時間: 2021/04/12 03:00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自由民主與人權的價值,要在社會日常生活中實踐,要對不同立場的人一體適用,要戒絕便宜行事的心態與慣性,要願意與勇於承受壓力,藉由一次次大小事例矯正、定位,方得以鞏固和彰顯。彰化地方法院法官最近的一個判決,讓人警惕人權多麼需要細心呵護,也讓人對台灣的民主更有信心。

反年金改革的退休警員黃姓男子,2019年11月10日在蔡英文總統至彰化縣員林市參加活動時到場抗議,推擠中2位警員受傷,黃男被依妨害公務逮捕,2警並提告傷害。法官認為,黃男無攻擊傷害警員身體犯意,因此判黃男無罪。

這是黃男第2次在陳抗時造成警員受傷挨告卻獲判無罪。法官在判決書中有一段饒具意義的論點,即「執法之前,要先守法」,而來自高層的壓力傷害警員與執法公信力。

本案承審法官勘驗當日陳抗現場多達37位警員的攝影機、密錄器影像畫面發現,警分局長事前就指示警員,「如果有推擠就跌倒,直接用現行犯逮捕。」同時也由於黃男以往在總統車隊經過時按鳴汽笛喇叭,國安局曾為此檢討警方,認為總統的駕車官可能會受到驚嚇,乃指示警方不能讓其按鳴汽笛喇叭,以致案發當日被告按鳴汽笛後,警員一再伸手要把喇叭頭撥掉,制止其繼續按,過程中警員手指受傷。

陳抗推擠致警傷判無罪

就警方執勤觀點來看,遇民眾推擠就順勢跌倒,並以妨害公務現行犯逮捕,或可視之為執勤「技巧」,與一些民眾往往在陳抗行動中動輒高喊「警察打人」類似,但警方這種事前即下令以假摔故意入人罪的作法,顯然是執法人員知法玩法的賤招,使資源不對稱的民眾處在更不利位置。

至於警員出手制止民眾按鳴汽笛喇叭,則如同法官判決書所言,每位陳抗者採取的陳抗方式、手段都不盡相同,若通案要求警員必須阻止陳抗者按鳴汽笛喇叭,不僅剝奪警員面對不同個案時的執法空間,亦可能徒增警員執法時的無謂風險,對於警員因服從上級不當指示,執法手段已逾越應恪守之界線時,無法視而不見,且若非該警員所屬單位曾遭國安局檢討,警員未必會一再試圖阻止陳抗者按鳴汽笛喇叭致手指受傷。

警察執勤非常辛苦甚至危險,執行元首維安勤務更是壓力極大,而反年改團體當時的各種陳抗行動,在社會上並未得到主流民意支持,甚至被視為既得利益者貪得無厭,法官對本案作成無罪判決,未必能夠「討喜」,但是對於台灣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卻有重要意義。

言論自由有助抗中保台

陳抗是人民行使《憲法》明文保障言論自由的手段之一,而言論自由也是台灣人民之所以拒絕北京恫嚇壓力堅持「抗中保台」的基石。台灣人民捍衛自由人權此一普世價值,不只是為確保今天可以批評、反對民進黨政府的自由,也是為了將來能夠批評、反對任何一個執政黨、執政者的權利。

言論自由是人民僅有的表意與自衛工具,卻也是很多當權者的眼中釘,兩者在拉鋸的過程中,言論自由很容易因各種理由被稀釋或打壓。

例如警政機關動輒以《社會秩序維護法》限縮民眾言論自由,而在剛過不久的4月7日「言論自由日」,我們也聽到某些曾致力追求台灣100%言論自由的「民主前輩」,由於從在野晉身在朝,由於從過往被視為偏激現在已成主流的政治立場,他們對言論自由的說法,竟有早年黨國時期的總政治作戰部主任之氣味,令人既唏噓又憂心。

所幸彰化地方法院的這個無罪判決,讓人相信台灣的民主法治終究已有相當基礎,而法官在判決書中提醒執法部門的「長官」,切勿對基層做出不當指示或要求,也提醒堅守崗位、認真付出的基層,應恪遵的對象,唯有「國家的《憲法》與法令」。這番諄諄之言,想必也是所有高唱「台灣價值」者所不敢忘的核心精義。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