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讓公投過程形塑政策辯論的精神

更新時間: 2021/04/14 03:00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今年8月即將舉行4個公共議題的公民投票,這4案分別是民間團體或是在野的國民黨所提,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在總統也是黨主席蔡英文拍板定案後,決定不提對案,讓公民投票降低政黨對決的意涵。由於這次是第一次公投不綁大選,在沒有政黨對決、沒有對案的投票選擇下,這會是一個讓公民投票落實為國家重大政策辯論平台的契機。

我國從推動公民投票以來,過往最為人詬病,就是因為「公投綁大選」而使公民投票容易失去政策辯論的本質,而淪為選舉動員、政黨對決的工具。從早期前總統陳水扁發動的「防禦性公投」,到前一次2018年地方選舉綁10項公投案,公民投票都因為結合公職人員選舉,而使得公投議題容易被轉移焦點,欠缺理性的政策辯論,反而變成政黨動員的工具。而公民投票的贊成或反對,也因此變相的取決於當次選舉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民意支持度,而不是真正代表社會對重大政策的辯論與建立共識。

未提對案淡化政黨對決

回到今年8月即將舉行的公投來看,除了國民黨主席江啟臣領銜的「公投綁大選」是一個制度性的問題之外,另外3個公投案:萊豬、核四、藻礁,都確實具有社會對國家重大政策存在分歧的特質,也確實值得利用公民投票的契機,將這些重大政策徹底釐清與辯論,交由公民決定。在沒有對案、也沒有合併公職人員選舉的情況下,淡化了政黨對決的激昂情緒,可以單純的、理性的回到議題本身進行辯論,除了讓社會對重大政策有更完整的認知,也可以讓公投結果更具正當性。

先談萊豬議題,這是一個包含了食品安全與國際關係的複雜議題。除了美國含萊克多巴胺豬肉之外,未來還有日本核災區食品的進口爭議。政府對具有安全疑慮的食品進口,一方面要照顧國人的健康,另一方面也承受國際貿易自由化的壓力。在符合國際安全標準的前提下,標示來源、確保食品採購的自由選擇,是政府開放爭議食品的底線。提案方和政府都有責任把反對和贊成進口的理由說清楚,而不是取巧的只用健康呼籲反對進口,或是反向的用國際貿易或台美關係來交換支持進口。

再就核四議題來看,能源轉型是全球趨勢,用電穩定、確保經濟發展也是政府責無旁貸的工作。2018年的公投曾就此議題提出正反兩案的攻防,但受到公職選舉的干擾,加上提案用詞模糊,因此沒有對是否重啟核四有過實質且認真的辯論。當下沒有對案的情況下,重啟核四與否在未來的公投結果也沒有灰色地帶。

爭議政策朝野辯論釐清

適逢日本政府內閣會議昨天通過決議,福島核一廠核廢水將排入海洋,引發包括我國在內周邊國家抗議;重啟核四公投提案方和政府,有責任把能源轉型的主張,贊成或反對重啟核四的理由、風險如何控管,以及核廢料如何處理等面向,更負責的向社會講明白。

最後是藻礁爭議。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工程也是能源轉型的一環,環保、能源轉型都有永續發展的價值,當兩者產生排擠效應時,如果必須取捨,政府尋求最大平衡點的考量為何?提案方如何回應萬一缺電的解決之道?在沒有提出對案下,也是理性探討的機會,而不是各取所需的模糊公投的結果;期盼最終能在同一議題中形成社會的多數意見。

公民投票是民主國家用來解決社會爭議、提供政策辯論、同時提升民主素養、培養公民意識的制度。在投票之前,政府應該努力把這些爭議政策制訂的理由向社會說明;而反對黨和公民團體雖然不用對政策負責,但這次既然沒有公職選舉的干擾,也沒有對案轉嫁成政黨對決,反而可以將反對的理由客觀、理性地闡述。這是一次相對單純的公民投票,更是台灣民主提供社會參與,再次趨於成熟的試金石。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