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看護罹癌憂幼女 「成了病人才知難放下」

更新時間: 2021/05/13 03:00
阿京(後)去年罹患乳癌轉移淋巴,她單親照顧6歲的女兒小雅。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基金會編號:A5134

「我做看護十幾年,看盡生老病死,想不到現在我罹癌,成了病人的一份子。」48歲的阿京(張京郁)對記者嘆道,自己去年7月底罹患乳癌轉移淋巴,已經做了10個多月的化、放療程,身體仍舊虛弱,「我單親,女兒小雅才6歲讀小1,很難放下,人生真的沒這麼低潮過。」

報導•攝影╱江品璁

阿京與女兒小雅居住在郊區老舊平房裡,母女倆相依為命,阿京說,自己與前夫共育2子女,20年前離婚後,孩子皆歸前夫扶養,現均已成年了,自己在7年前結識當時無業的前男友,雙方未婚育有女兒小雅,「男友在孩子7個月大時離家,也沒再來往,自己單親帶著孩子,從事榮民之家的外包看護工一職撐家至今。」

不想6歲女送寄養「希望活久一點」

阿京說,自己早期曾做貨車捆工,常要扛一袋20公斤重的肥料,後來也導致右膝蓋磨損開刀,無法再搬重,約14年前改做看護,這份工作其實相當辛苦,都要把屎把尿,老人家脾氣也大,自己一個顧8個,不免手忙腳亂,「有時沒馬上回應病患要求,他們講話就會比較大聲,但做久了,也都是忍耐過去。」

阿京說,其實在榮家做了十幾年,病人來來去去,「不管之前的官階是士官長還是上校,就算來的是將軍,通通都一樣,會來到榮家都是因為車禍、中風,不然就是退化失智,大家病倒了,都一樣。」

阿京接著說,因為做看護,常要幫病人翻身、換尿布,做得全身痠痛,護腰、護膝、護背這些都是標準裝備,但從去年年初開始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原以為只是工作勞累,還不以為意,到了7月肩頸實在痠痛到不行,去給認識的朋友按摩推拿,結果被摸到左手有不明腫瘤,到醫院做詳細檢查後,確認左側乳癌轉移淋巴,共有3顆腫瘤,去年8月先手術切除部分乳房與左側淋巴腺,接著持續做了7個多月的化療到今年3月,接著又開始做放療到4月底,目前手仍無法舉高,持續進行復健,短期比較難再做看護工作。

阿京說:「原以為自己早看淡生死,想不到真的病倒時,沒這麼簡單,會煩惱女兒未來怎麼辦,如果自己走了會不會被送去寄養家庭,還是希望能夠活久一點。」在旁6歲讀小1的女兒小雅則抱著媽媽說,要媽媽加油,她對記者說,自己從來沒有看過爸爸,家裡只有媽媽,希望媽媽能夠平平安安。

病重無力工作感謝長女每月1萬元協助

阿京嘆道,因為罹癌經濟相當困難,雖已離婚20年,但不得已也只能跟前夫生的孩子們求助,但兒子已婚,媳婦又快生產,他說沒能力協助,自己也不怪他,幸好大女兒念及舊情,願意伸出援手,每月拿1萬元幫忙,至今也協助了半年多,真的很感謝她。阿京也說,罹癌至今也感謝各家慈善會幾千元到2萬多元的單筆急難金幫忙,才勉強撐過,「只希望能抗癌成功再工作撐家。」

阿京前段婚姻長女則表示,父母離婚20年,從小由爸爸扶養長大,此次媽媽罹癌,也盡力每月拿1萬元幫忙她,「我在外縣市租屋生活,生活也是相當吃緊。」

當地醫院癌症個管師表示,阿京罹患乳癌HER2陰性二期末,已先進行化、放療程,接著要再做長達2年的荷爾蒙治療,但因阿京癌細胞有轉移淋巴,有進行左側腋下淋巴廓清手術,會有淋巴水腫等副作用,恐暫時無法進行負重等勞力性工作。

勇源輔大乳癌基金會執行秘書許媛婷表示,罹患乳癌後,通常會檢測其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也就是俗稱的HER2,並區分為陽性與陰性,若是陽性則建議接受標靶治療,陰性則否;以HER2陰性,且賀爾蒙受體ERPR陽性,屬於管腔B1型為例,因細胞分化較差,預後也較差,一般會做全部切除手術或部分保留手術,依腫瘤顆數而定做數次化療後,再接續放療,並做抗賀爾蒙治療長達2~5年時間,因這類患者癌細胞已轉移其他器官,屬於多發性病友,在療程結束後也應持續追蹤檢查,減少復發惡化的情況。

當地社福中心社工表示,阿京因有前段婚姻子女,需列計兒女收入,故僅通過中低收入戶,除減免學雜費外,無現金補助。阿京母親說,自己與先生共育3子女,阿京排老二,其他2子也皆各有家庭,先生約在20年前因口腔癌過世,自己也在6年前得皮膚癌,經治療現已穩定。

當地慈善會表示,經會內師兄通報,得知阿京母女困境,故從今年3月起每月協助油米鹽等物資協助,並轉介蘋果慈善基金會一同關懷,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窘。

基金會編號:A5134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02-66016999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蘋果慈善基金會網頁捐款一覽表則於每日上午10時後更新)

【蘋果慈善基金會】捐款網址:https://tw.feature.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