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糊紙傳道大法師 吳文進

更新時間: 2021/05/17 03:00
■吳文進是糊紙工藝文化保存者,他手中拿的正是他最喜歡的「春牛」作品。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作者/宋汝萍 攝影/王志弘

在太陽下閃閃發光的兩尊糊紙作品,一尊叫山神、一尊叫土地,山神渾身翠綠形貌莊嚴、土地則是頭角崢嶸色彩斑斕,兩尊半人高的作品一左一右擺開,可說是威風凜凜氣勢十足。不過這裡並不是廟宇或藝廊,而是一間普通民宅的門口,兩尊神像的金身也不是用水泥塑形,而是用土紙創作完成的。一手打造出這兩尊傳統神像的創作者,就是被台南市文化資產局登錄為傳統工藝「糊紙」的保存者吳文進。

吳文進的家在台南學甲鄉間,家門前有一整片比人還要高的綠油油玉米田,這天陽光閃耀、白雲燦爛,大太陽正好可以幫助糊紙作品加速曬乾,我跟吳文進一起把「山神」跟「土地」搬到家門口前曬太陽,在翠綠的玉米田跟藍天白雲的襯托下,兩尊神像彷彿也瞬間活靈活現了起來,充滿了生命力跟靈動感。

我問吳文進,為什麼會對「糊紙」這一行感興趣?吳文進說,一切都是因為一個「窮」字。

吳文進家裡有5個兄弟姊妹,排行老三的他,從小就認清家裡生活環境不好,父親務農兼打零工,要賺每一塊錢都很辛苦,深知家裡經濟困頓的吳文進天性勤勞早熟,小時候就拚命想辦法賺錢,他會在凌晨4、5點時自動自發從被窩裡爬起來,在天色昏暗未明時就到田裡撿蝸牛、到街上撿玻璃瓶去賣掉補貼家用,小小年紀的他想法很單純:「只要能多幫家裡賺一塊錢,就可以讓爸媽少辛苦一分。」但是吳文進心裡清楚,他不可能靠撿蝸牛改變家裡的困境,即使自己很愛念書,家裡也供應不了他繼續升學,所以他必須要另尋生路。

當學徒3個月沒上床睡覺

當時吳文進的舅舅金登富大法師在做糊紙,吳文進每天上學時都會經過舅舅家門前,每看到舅舅一次,他就興起一次想投入舅舅門下的念頭,他心裡隱隱約約覺得,只要舅舅願意收他為徒,就會是他翻轉人生最大的武器。吳文進的積極表態讓舅舅很有感覺,不過舅舅為了了解他是不是真心想要學習糊紙,還先出了一個小考題,測試了一下吳文進。

吳文進說:「那時候我才十幾歲耶,什麼都不懂,我舅舅就叫我簽名給他看。」「簽名?」我很好奇,簽名做什麼?吳文進大笑,「這不是開玩笑的喔,每一個簽名都是一種符號,一個記號,簽名是有力量的。」金登富法師從吳文進的簽名看出了吳文進的決心,於是主動去跟吳文進的父母提議,建議吳文進國中畢業後就可以到他的工作室學習。

就這樣,吳文進靠著一股積極爭取的決心跟一個懵懵懂懂的簽名,順利進入舅舅門下開始學習糊紙,即使毫無基礎,也不懂得糊紙的竅門,但是吳文進秉持刻苦耐操的勤學精神,每天紮紮實實地苦幹實幹,除了希望爭取師父的認同外,更想將師父的一身絕學全部吸取納入己身。他知道自己學歷不高、又沒有一技之長,糊紙應該可以讓他有機會突破現況出人頭地,於是吳文進幾乎是拚了命的瘋狂學習,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一切以師父的指示為第一優先。

回憶當學徒的那段日子,吳文進說,師父教學時會先做示範,再讓學徒們參考模擬,也不會強制規定或是強迫他們學習,但他非常了解師父的用心,所以好幾次當師父離開後,其他學徒也都陸續去休息睡覺了,只剩下一盞孤燈陪著吳文進一個人繼續揣摩創作。「師父沒有說可以去睡覺,那我就想繼續做下去。」吳文進最高紀錄甚至有過整整3個月的時間沒上床睡過覺,工作期間如果累了,也只有偶爾瞇一下眼睛打個盹,接著又繼續創作。憑著這股驚人的執念,加上奉獻了自己的全部心力,吳文進的糊紙功力進步神速,很快就能獨挑大樑,製作做工繁複的各式糊紙作品。

不僅如此,師父看他學習奮進努力,除了糊紙技術外,也開始將其他諸如剪紙、書法、陰陽法事、相學、易經、擇日、堪輿、建醮等十八般武藝,一一傳授給他,我問吳文進,學習過程那麼艱辛、要學的東西又那麼多,你不累嗎?吳文進眼睛一亮,緩緩說:「只要心不累,就不會累。」

但人的身體終非鐵打,因為每天的工作量實在太繁重,有一次吳文進跟著師父建醮時突然當場暈倒,把大家嚇了一大跳,從那一次之後,吳文進開始對自身的健康有了警惕,他對自己說:「我不能倒下去,因為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除了依然勤奮工作外,他開始注重養生,像是不吃零食、正常作息、還有注重呼吸調息,靠這三件事努力強健體魄,而那時候的吳文進也不過只有20歲。

隨著經驗累積加上作品受到肯定,吳文進後來出師,傳承了師父的技能,開始創作各式糊紙作品。學徒時期的吳文進為求精細準確,幾乎每創作一次糊紙之前,都會先畫草圖,再依據草圖逐步製作成品,不過隨著技術越加圓熟,吳文進漸漸開始「化有形於無形」,也就是把原本在創作的紙上打底、改變為在心中先打底,心底確認過成品的格局後,直接進行創作,而且每一個步驟都能了然於心。這也代表了吳文進的技術已經到了極高的專業程度,堪稱頂尖名師。不過要做糊紙創作並不簡單,雖說是使用輕薄的「土紙」,但最終成型的作品要非常堅固,不僅掉到地上不會有任何損傷,甚至也經得起多次重力的槌打。

說著說著吳文進拿起桌上一具先用竹子跟鐵絲撐起的骨架,跟我們說明這是創作前就要先打好的基底。接著他大方示範糊紙步驟:他先拿出一隻半成品的祥獅獻瑞神獸,然後用割紙刀及剪刀將金紙裁出適當大小後,再用手輕捏做出皺褶,接下來就是純手工技巧的展現了。吳文進將神獸舉起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再將金紙從後往前、由下往上的一層層裹住神獸的身軀、並且隨時用手微調,只見原本光溜溜沒有半點毛皮的神獸,在吳文進的巧手下,慢慢長出了毛髮,即使明知是金紙製作的,看起來還是栩栩如生,甚至能夠感覺到毛髮的飄動及流向。初步完成後,再透過粗胚、二次胚、塑形、完胚、上色、最後裝上各式零件才大功告成。

外人看似簡單的每一個糊紙步驟,其實都是吳文進累積了近40年的深厚功力與專業技能的展現,無論是一捏一扭、或者是浮貼上的角度皺摺方向,在製作過程中,更需要不斷地檢視、調整、及重複多次的細部修正,完全馬虎不得,最後創作出來的成品才能氣韻橫生、活靈活現。

做過那麼多作品,吳文進最得意的作品是哪一尊?他很開心的說:「春牛!」「為什麼呢?」我好奇的問原因。吳文進的理由卻很暖心:「因為紙糊春牛,最多人摸,可以讓很多人得福,所以最得意!」由於吳文進的每一尊客製化作品都會有編號,加上獨一無二、造型傳神不俗,因此許多收藏家會購買他的糊紙作品當作典藏。

各大宮廟也常來找吳文進,向他訂製各種祭祀時需要用的神騎或古式厝,像是高雄的鼓山代天宮、台南的南鯤鯓代天府、土城鹿耳門聖母廟等宮廟,遇到祭祀或普渡時,都會跟吳文進訂製糊紙作品。雖然這些作品在展示期結束後,最終都還是會在火焰中化為灰燼灰飛煙滅,但這從無到有、又從有到無的過程,不也就反應了人生的起承轉合、生生不息?

獲登錄傳統工藝保存者

值得一提的是,從1992年開始至今,台南市土城鹿耳門聖母廟的春節春牛及芒神全部都由吳文進一手包辦,由於他的創作多產且每一件都相當具有民俗典雅的意象,也被台南市文化資產局登錄為傳統工藝「糊紙」保存者。

不管是在創作或待人接物上,吳文進始終秉持著「心正意誠」的中心思想,雖然他不通靈,但他認為唯有心念正,才能修身養性並且幫神明辦事,因此「以道養藝、以藝輔法弘教」就是他的人生哲學。

而為了將自己一身所學延續下去,吳文進除了積極創作各式糊紙工藝外,也與各地文化中心合作,開設推廣課程,教授糊紙工藝,目前有28位學員跟他學習糊紙,他希望將他所學的傳統文化等技能傳承給下一代,讓這些傳統藝術不致失傳。而吳文進自己也從不懈怠,他至今仍然保持著從學徒開始的勤奮精神,不斷精進自己技藝。除了製作糊紙作品外,擁有「大法師」身分的吳文進,也會應邀參與各大小宮廟的祭祀、開光、普渡大典等,同時也幫人看風水格局等,工作項目非常多元豐富,這一位當年撿拾蝸牛賺零錢、企圖脫貧求成功的小男孩,終於在此時圓夢達到了自己想要的人生理想境界。

已屬大師級的吳文進,謙稱自己至今還不算成功,「比起師父,我的功力根本不及他的十分之一。」吳文進認為他還有很多要學的,但唯有將創作的道心融入生活呼吸之中,才不辜負師父教給他的一切。

透過糊紙技術見證了傳統文化的璀璨多元與玄妙,吳文進希望自己能夠當一位抬轎者、傳道人,讓更多人感受傳統文化的弘大精美,讓他的糊紙世界不孤單。

作者/宋汝萍

喜愛閱讀、旅行、電影與動物。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