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068 胃癌末期人 憂妻兒生路

病榻旁 智障兒守候 無錢無力無望

出版時間:2003/06/25
雖是智能障礙,但黃金牆的兒子(圖右)看著生病的爸爸,一步也不敢離開。

如果不是重病進了醫院,70歲的黃金牆肯定還在幫人除草、採豆,只為了照養妻子和多重障礙的兒子。一輩子勤奮工作,掙得的辛苦錢,給孩子求醫治病去掉大半,現在自己又被病痛折騰得不成人形,還得擔心妻兒未來要怎麼生活?
報導 攝影╱楊金燕

銅板大小的黑洞外,潰爛皮膚不斷滲出黃色汁液,女人的手拿著棉棒仔細拭去汁液,將白色藥膏覆蓋在黃黑色的皮膚上。這個黑洞就在瘦弱老人的肚臍眼上方,向內望不見的深處,是他已被醫師宣告癌症末期的胃。
70歲的黃金牆原是台中縣清水人,3歲母逝,9歲又沒了父親,從小做童工,在農家裡幫忙趕牛換取吃住,因為晚報戶口,身分證上僅登記67歲。年紀稍長後,四處為人做工,黃妻說:「走到哪兒,做到哪兒,隨做工搬家,像在遊覽一樣。」可是他們一點也沒有遊覽的心情,除了生存的壓力,還得帶著智障的兒子一起遷移。兩老唯一的兒子今年41歲,黃妻為了照養兒子,從來也沒清閒過。

其實他比我們聰明

10年前,黃金牆曾來南投羅那山區附近的實驗林砍草,和一起上工的布農族朋友們稱兄道弟,他才定居羅那。閩南籍的黃妻說,這些山地仔非常好,她醫院部落兩頭跑,多虧布農鄰人幫忙照顧智障的孩子。
黃金牆醫院一住個把月,他想念兒子,抱著病痛回家過端午。「說他傻,他其實比我們聰明,早上老婆去醫院拿藥,兒子就坐在床邊,一步都不敢離開,人生這樣也就值得了。」

頸項安裝人工血管

黃金牆向來身體硬朗,從沒進出過醫院,沒想到今年2月底一進醫院就因胃癌而開刀,現在癌細胞沿著淋巴擴散,最近鼠蹊處又腫起兩個乒乓球大小的突起。兩隻皮貼骨的手臂,給針管插得瘀青斑斑,已找不出血管,醫生只好在他頸項下安裝人工血管注射治療,全身疼痛常讓他無法入眠,而他最擔心的,還是老伴帶著智障的兒子,將來怎麼過活。

捐款編號:A0068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