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060 盲眼夫妻生計陷困境

按摩店無生意 身障津貼養五口

出版時間:2003/06/30
張正勝(右)與太太王麗彬的工作間乾乾淨淨,他們說客人來這裡一定能放輕鬆。

不少視障者從事按摩,靠靈巧手藝為大家舒緩疲憊身心,但在黑暗中摸索討生活本就辛苦,近半年來按摩客人數量日減,更能直接感受不景氣的衝擊,眼盲心也茫,許多視障者生計出現問題,亟需善眾舉起溫暖火炬,為他們照亮心中光明。

報導 攝影╱向高彬


「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叫我這個苦命的身軀,流浪的人無厝的渡鳥…」,收音機裡文夏唱著《黃昏的故鄉》,張正勝和王麗彬這對盲眼夫妻連續7天等無人上門,生活快不知如何撐下去。

黑暗中扶持24年

儘管日子難過,患難夫妻更要相互扶持,50歲的張正勝憶起24年前兩人相識經過,聽著朋友形容對方鼻眉眼唇模樣,發揮想像在心裡逐步拼湊長相,經過一段時間交往相處,月下老人沒忘記在黑暗中為他倆雙手繫上紅線。

結了婚一路摸索走來,「阿勝這雙大手掌,一直讓我覺得很溫暖。」因為看不見,他們比起常人更懂得「牽手」的意涵。

談起寶貝展笑顏

結婚後,夫婦倆靠這兩雙手,捏、壓、揉調理過成千上萬客人疲憊的身軀,含辛茹苦拉拔一對子女長大成人。

王麗彬說他們夫妻對小孩教養花了很多心思,沒法教他們功課,就拚命工作賺錢讓孩子補習,讓他們功課不落後,看不到成績單、家庭聯絡簿,就常常打電話給老師詢問課堂表現和成績。

現在女兒念護理學院,兒子念專科學校,「小孩拿了獎學金,還會買衣服給我們,所以拚到老頭髮都花白,也覺欣慰了。」天下父母心,媽媽說起兩個寶貝,露出的笑容就是不一樣。

肩負照顧智障兄

談起最近生意的慘況,張正勝眉頭數度緊蹙深鎖,語氣也急了起來,「沒有生意上門,我真的快急死了,平均10天才有一個客人,怎麼過活?光靠身障津貼會餓死人!」

他說一想到家計苦無著落,還有一個視障兼極重度智障的哥哥要照顧,就煩惱得睡不著覺,整天和太太困坐店中等待門鈴響起。張正勝說:「店裡隨時清清爽爽,客人真的可以安心在這裡放輕鬆。」

採訪結束天色已晚,他們活在幽暗中一切已習慣,但人生天明不知何時?等待客人時,張正勝愛聽台語老歌,文夏繼續唱:「永遠抱著咱的夢,今夜又是來夢著伊喔…,親像在等我。」捐款編號:A0060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