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囍市居民拒禍首設靈

鄰居氣憤難消「還在怨恨她」

出版時間:2003/09/15
蘆洲大火死者的家屬不願家人的靈位和徐瑞琴擺在同一個靈堂裡。黃子騰攝
蘆洲大火死者的家屬不願家人的靈位和徐瑞琴擺在同一個靈堂裡。黃子騰攝

蘆洲大火後續

【黃子騰、楊忠翰╱台北報導】蘆洲大火奪走十五條人命,大囍市社區居民對縱火主嫌仍充滿怨恨,都不希望把徐瑞琴請回社區靈堂,與其他罹難者放在一起。社區管委會主委黃崇興說:「我們不可能同意設置她的靈位,因為還在怨恨她。」至於災戶吳芬芳則抱怨醫院未妥善告知兒子病情,考慮不再帶兒子回新光醫院復診,將轉到其他醫院做細部檢查。
因為徐瑞琴與丈夫邱春生的爭吵,一把無情火,不僅徐自己喪命,十四位無辜社區居民也跟著陪葬,甚至還有六人正在醫院與死神搏鬥,雖然邱春生為了亡妻的錯誤舉動,二度下跪向社會大眾道歉,但大囍市居民還是不領情,認為邱春生沒有誠意。

「畢竟還是有陰影」

罹難者之一的張展榮胞兄張芳榮就說:「大家都是信佛的,人都走了,肇事者也不負責的走了,一切恩怨應該化解,但是將徐瑞琴請回社區靈堂,可能無法接受,畢竟還是有陰影。」
在火警中喪生的陳旺錡、陳奕帆父子,他的哥哥也說,如果其他人沒有意見,家人應該不會反對徐瑞琴靈位移回社區靈堂,但是「我個人是不願意的,現在最重要的是把家人後事料理完,這件事就讓社會公評吧!」

災戶不滿持續醞釀

至於大囍市社區管委會主委黃崇興情緒表達更為直接,他說:「我們不可能同意設置她的靈位,因為大家還在怨恨她,如果把她與其他罹難者放在一起,可能會激起眾怒。」
災戶除了對縱火主嫌的不滿持續醞釀之外,對於後續的醫療復健也充滿疑惑。
在火場中揹著燒傷兒子黃韋翔抓著繩子逃生的吳芬芳說,韋翔從新光醫院出院後,因顱面神經受損,右臉頰無法自主,吃東西時很不方便,控制不住甚至會流出來,「看到兒子這樣,很心疼!」

痛批醫療復健草率

她說,韋翔送到新光醫院後,醫師都沒有詳細說明兒子病情到底怎麼樣了?直到要出院時,醫師才說韋翔的腦部微血管破裂,因此他的臉部才會不自主的抽動,但腦部會自行吸收凝血,每周再定期回來復診就可以了。
面對這個事實,吳芬芳表示,住院期間醫師都不願意說病情,等到要出院了,才告知兒子病情嚴重到這種程度,認為醫院對病患不友善,因此將考慮把兒子轉到其他醫院做更詳細的檢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