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嚴不上訴一攤血落幕

莊家:還父親清白 莫當成施捨

出版時間:2003/09/18
莊汝貴醫師因中風臥床,不能就證嚴放棄上訴回應。圖為莊汝貴醫師(左)與孫子的合照。讀者提供
莊汝貴醫師因中風臥床,不能就證嚴放棄上訴回應。圖為莊汝貴醫師(左)與孫子的合照。讀者提供

【楊雅穎、王玉樹╱台北報導】信徒人數高達全台人口六分之一的慈濟證嚴法師,因一攤血事件被花蓮地方法院判決須賠償莊汝貴醫師一百零一萬元,雖然各界要求她上訴的聲浪不斷,證嚴法師昨天透過聲明宣布放棄上訴,希望還給社會平靜。莊汝貴醫師子女昨晚表示,這是還他們父親清白,希望慈濟人不要以為是對莊家的施捨。

紛爭平息

擁有四百萬弟子、慈善事業遍及全球的慈濟慈善志業基金會發起人證嚴法師,三十七年前因在花蓮私人診所見到沒錢就醫者所流下的一攤血而發願行善,雖然她本人從未提及診所名稱及醫師姓名,但現年七十八歲的信徒李滿妹,在兩年前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及她在花蓮縣鳳林鄉莊醫師診所見到這攤血,莊汝貴醫師的子女因此興訟,雙方纏訟兩年後,證嚴法師的毀謗刑事罪不成立,但法官認為一攤血故事引用「保證金」字眼有問題,證嚴法師須賠莊醫師一百零一萬元。

一開始就無上訴打算

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慈濟律師團律師李永然及發言人何日生,昨天舉行記者會宣布證嚴法師不上訴的決定,以及證嚴本人口述的七點公開聲明。跟隨證嚴法師打拚三十多年並一起創建醫院的林碧玉,說到證嚴法師三十七年前因見證一攤血,每天吃不飽、穿不暖做嬰兒鞋,發誓打破醫界「保證金」惡習往事時,不禁哽咽淚下。「這場官司的判決,令我們所有慈濟人深深不捨。」
李永然律師說,律師團五位成員幾乎都堅持再上訴,但他們尊重證嚴法師的最後決定。他認為,沒有說到姓名,卻要為別人說的事負責,「這種判決很難令人理解。」他強調,未來的法學界應該會對此有一番討論。慈濟發言人何日生說,判決結果雖讓證嚴法師為「八千元不是保證金是什麼」感到不解,但從一開始她就有不再上訴的態度。這幾天證嚴法師一如往常忙於會務,並到各分會巡視,記者會召開時,她人還待在花蓮靜思精舍,但媒體無法採訪她本人的回應。
何日生說,證嚴法師本著「柔和忍辱」的精神,考慮此案上訴將對莊醫師子女造成壓力,因此決定「不再上訴」,也希望此事到此為止。記者會現場的慈濟志工聽到這項決定時幾乎人人紅著眼眶。慈濟委員紀陳月雲含淚說,「上人真的受到委屈。」

律師表示遺憾且難堪

一攤血事件中,因小產死亡的婦女陳秋吟姪女張翎,在得知證嚴不上訴的消息,她覺得很悲痛,「莊家要一個名譽,我們也要清白啊。」她說:「人家講法律是公正的,會保護我們,可是今天的法律並沒有給需要幫助的人一點幫助。」她悲憤的痛罵「法律不公」。慈濟一攤血事件的委託律師劉振瑋則表示,站在法律人的立場,證嚴法師不上訴這個決定,相當令人遺憾,甚至有點難堪,因為上訴畢竟可以給司法界一個追求正義審判的機會。他擔心民眾可能嘲弄、揶揄司法界的不公審定,但仍然尊重當事人證嚴法師的決定。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