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水準不高的會談

出版時間:2004/04/13
陳水扁昨與青年學生對談,會後還與學生一起合影。趙元彬攝
陳水扁昨與青年學生對談,會後還與學生一起合影。趙元彬攝

陳水扁總統昨天會見學生代表,學生以「總統執政期中考題」向陳提問。會後,學生給總統的回答分數只有二十幾分。
表面上看,這是民主的現象,我們很難想像中國領導人胡錦濤會接見學生,而且,學生敢只給他二十幾分嗎?尤其在六四天安門殺學生之後。所以,學生考總統,貶低總統,是民主的紅利,學生不妨享用之。但是,學生的問題讓人失望,可以說是種墮落。回想五四學生運動,戒嚴時期的民主運動,甚至野百合花運動,都有濃郁的理想主義色彩,明確而感人的目標,沒有為私利的訴求。

不用功一發問就露餡

昨天的提問中,固然有族群關照,可是並無提出理想的族群狀態,以及達成的方法逼政府執行,所有理念與政策部分都只是膚淺的現象面問題,沒有自己的主張和熱情,卻很多「犬儒主義」的憤世嫉俗。這一代大學生太遜了,太不用功了,不讀經典、原典,不讀歷史、哲學,不深思討論,一到關鍵時刻就露餡,給人輕易掂出斤兩。提問題其實比回答還難,更容易讓人看出提問者的功力。如果陳只得二十幾分,提的問題也只有二十分。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問題中竟有學費太貴、ADSL太貴這種沒出息的問題。沒錯,那兩樣太貴是學生的切身問題,可是在這麼難得的問總統的機會裡問這種問題豈非浪費?連機會的成本都不清楚,還自以為了不起地高舉考卷考總統。腦筋這麼差,將來怎麼和其他國家的青年競爭?
學費太貴嗎?去貸款啊。難道要降低學費的部分由納稅人為你們補貼?憑什麼?過半數的納稅人可是沒讀過大學的喔,要他們補貼你們公平嗎?是你們的特權階級意識作祟。念個大學有那麼了不起嗎?此外,ADSL的價錢是市場決定,這是自由經濟的基本原理,憑什麼要為大學生降價?學生可以有優惠,沒錯,可是需要用「告御狀」的方式來得到嗎?這是業者與學生互動的事,業者必須考慮成本,學生怎能用政治手段得到?還那麼封建,像個現代人嗎?
陳水扁總統居然一口答應要中華電信為大學生減價ADSL,實在很沒原則,與以前蔣經國做法何異?中華電信的確賺太多,但應該以經濟手段解決;這可是政治力干預市場的惡例。這次學生─總統互動的水準令人失望。雙方都要多用功啊!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