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從不口吐惡言開始

出版時間:2004/04/17
「愛台灣」的訴求,是這次綠營在大選中主軸之一。

沈富雄建議民進黨主動做出族群和諧的努力,在以後選舉時不要把「愛台灣」當成選戰主軸或爭奪選票的手段。話一出口,民進黨同志嫌他機車,不以為然;國親則奚落他「放馬後砲」。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很糗。
他說,愛台灣像愛媽媽一樣,何必一直掛在嘴上;而且,全台灣包括泛藍在內,超過九成的人都愛台灣,用不著強調我才愛台灣,你和我是對手,所以你不愛台灣。沈富雄的話是對的,其實藍營選民也愛台灣,反對陳水扁只是反對他的性格和治國能力而已。不能說不愛扁就等於不愛台灣吧。只有獨裁者才把自己等同國家。把反民進黨打成反台灣是邏輯的謬誤。
當然,還有對中國政策與態度的差異。反民進黨的人認為不必和中國對抗,大家和平寬鬆,生意興隆,對台灣人民是好事,是正確的政策。這也是愛台灣,只是方法不同罷了。美國打越戰、打伊拉克,反戰的人可以說不愛美國嗎?他們認為和平才是愛美國呢。所以,只有少數極右美國人才認為反對打伊拉克是不愛美國。

立意雖佳卻不周延

沈富雄的建議基本上是好的,可是也有漏洞。愛媽媽不必掛在嘴上嗎?漢人原本壓抑含蓄,不把愛掛在嘴上。現在,我們知道這樣不好,心理學家建議我們:對親人和愛人要常常告訴他們我們愛他們,要天天抱抱孩子。愛需要表達,需要感受,愛媽媽最好也常常掛在嘴上。藍營選舉為什麼不強調愛台灣呢?讓這個口號變成綠營專利,何其愚蠢?更重要的是:台灣正在建構新族國意識的時刻,一定是要再三重複宣示愛台灣的,作為表態和內化的證據。所以,宣示「愛台灣」放在這個建立「想像共同體」的時空脈絡裡,是歷史的必然,目的在建構「集體潛意識」和集體記憶,具有宗教儀式般的重大意義。
為了族群融合,我們建議:首先由語言和態度做起。以後任何時候不得使用族群偏激和歧視的語詞,例如:「外省豬」、「土台客」、「挺綠的都是低教育、低階層、低水準的鄉下人」、「外省人是中國的馬前卒」一類的用語。先把負面語言消除,形成規範和「政治正確」,說的人被大家不齒,就像公開說髒話一樣,就會降低族群緊張。
沈富雄的建議立意甚佳,可惜不夠周延。族群和諧確是台灣的命脈,必須先從語言態度做起。讓我們一起來努力吧。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