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祖遶境與政治除魅

出版時間:2004/04/19
大甲媽祖遶行,已成為國內宗教界的重要盛事之一。
大甲媽祖遶行,已成為國內宗教界的重要盛事之一。

媽祖遶行台灣引起了很多信徒的觀看,也是人們把心中恐懼、希望「信託」給神明的儀式化,和南歐的聖母瑪麗亞出巡,有不少驚人的相似之處。都是母性的神祇,都是護佑安慰多於懲罰嚴厲的父系神祇。

崇拜媽祖 戀母作祟

媽祖的柔性女性神祇形象,在不安和失去信心的時刻,像母親一般安慰人心,就像過去千百年守護著出海討生活的人一樣。出海在古代是件極其危險又寂寞的冒險,人們需要的不是嚴厲的男神,而是母親般安全的懷抱和溫暖輕撫的手。媽祖作為民間信仰裡的神,其實就是母親的化身,和西方的聖母一樣,長年安慰著受苦者的心靈。西方有宗教心理學者認為,中世紀開始的聖母崇拜,是西方人集體「戀母情結」的發作。崇拜媽祖也因此可看作是台灣人的集體「戀母情結」的外顯。
媽祖的巡行在此刻也許別具意義。這些年來的經濟不景氣,使得中南部的失業率高升,苦悶的人尤其需要媽祖的撫慰;社會氣氛低沉,尤其在大選之後更為強烈。不但藍營選民失望,綠營選民覺得即使贏了也很鬱卒,沒有人對大選結果高興歡愉。這種奇怪的現象沉沉地壓在全國民眾心裡,很是鬱悶憂愁,媽祖適時遶境,頗有紓解煩憂的心理治療作用。

落後社會 神化政客

看到信徒們對媽祖的虔誠信仰,不禁讓人聯想到政治上的信仰。台灣人不知為什麼會把政客當神明來信仰。看他們為當選的喜極而泣,為落選的捨命抗爭,對候選人下跪、磕頭、請願、求助,無一不像對神明的舉動,實在令人驚訝。韋伯指出由傳統社會轉化為現代社會必須經過「除魅」的過程,西方人已經過此一過程,台灣人還把政客候選人當神,崇拜於他們的魅力,可見我們的現代化過程尚未完成,還相對落後。從這次大選可以為證。然而,神明給我們希望與慰藉,政客候選人卻給我們不安與煩躁,還利用我們的愚昧。比起來,神明好多了。
威廉.詹姆斯在《宗教經驗之種種》一書中專章討論「聖徒」經驗。他所指出聖徒的心理狀態其實有些類似台灣的選民;此外,選民也把自戀投射到偶像身上,才會出現選後那樣的非理性激情。既然台灣的宗教信仰沒經過現代化的洗禮,政治上的偶像崇拜也就不會消失(除魅),我們政治的瘋狂化就會繼續下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