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屍展墮胎影片

出版時間:2004/04/21
為買蔡依林的CD,國中男生援交,顯示對身體自我主體意識已異化。林偉信攝
為買蔡依林的CD,國中男生援交,顯示對身體自我主體意識已異化。林偉信攝

為了籌錢買蔡依林的CD,一名國二男生上網援交,結果被人雞姦。人類屍體展「人體的奧妙」即將開幕,是真實的死人經過處理後的標本,據說有生理教育的作用。墮胎影片「殘蝕的理性」引爆的爭議繼續發燒,雙方莫衷一是。

身體與權力論述交纏

這三件事都和一項概念相關,就是「身體」。身體是什麼?誰的身體?身體涉及的面向,以及如何看待自己和別人的身體。西方學術界經過多年的討論,認為身體不僅僅是可見的「肉體」,而且與文化建構、權力、知識形成的體系,都有著密切的關係。換句話說,身體除了最生物性的肉身外,它的種種特徵和病痛,也是社會的徵兆,代表社會醫療救助等支援系統的文明程度;當然,身體與性別的關係更是身體作為自我認知與性別認同的界面。身體因此與各種權力論述交纏在一起。從這項認知開始,身體於是和性慾、性別、消費資本主義、社會建構、階級、女性的種種含意包括生殖、墮胎、對抗父權等概念相關;同時,也與時下流行的愛滋病隱喻、身體在殖民主義下的複雜性以及後殖民的論述有了千絲萬縷的關係。
基於這種理解,台灣在辯論援交賣淫、屍體展以及墮胎影片時,應該能進一步探討身體的意義,並在這項思考下作辯論。目前,我們看到的仍是對援交賣淫的道德控訴,對屍體展的血腥或嚇人的理解,對墮胎影片的影片本身的爭辯,如太血腥、太嚇人、不真實或很真實等等,而未進入墮胎本身各種面向的研討。
援交是把身體的客體化(物化),它與資本主義和殖民主義有著內在的有機相關。身體作為消費品,對權力(包括金錢)做出交易,是身體對自我主體意識的異化。這與無產階級的勞動異化基本雷同。我們認為人不應對自己異化,加強主體意識的教育才可能改變青少年的身體觀點,而不是道德說教。

屍體展將身體物質化

屍體展示將身體物質化,單面向化,它者化,可能誤導學生對身體的看法,將身體化約,而忽略其複雜的內涵。在展覽的同時,必須將身體的其他面向與關係脈絡一併介紹,使觀眾了解身體的文化關連和在權力磁場中的角色地位。至於墮胎,必須討論墮胎與身體的兩重關係:胎兒「生命權」和婦女的「選擇權」之間的悖論。在我們對身體概念還沒透徹之前,上述三項的爭辯會太浮面而擊不中要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