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出版時間:2004/04/29
台北市長馬英九(右)在四月十一日,曾前往探望受傷的王正德議員(左)。

從前有一縣令非常蠻橫不講理。某日升堂,忽有一衙役忍不住放了屁。縣令大怒,命該衙役立刻將屁抓來。衙役說:「屁是一陣風,來去無影蹤,如何捕來?」縣令喝斥說;「如果抓不到,就是你徇私縱放,罪加一等」。衙役沒辦法,出去撿了塊乾屎回來呈堂。縣令喝問是什麼,衙役回說:「啟稟老爺,那帶頭的主犯逃了,現抓得從犯在此。」

議員如老粗目無法紀

台北市議員王正德前些日參加衝撞總統府的抗爭,被警察混亂中打到。乖乖隆地東,打了市議員如同打了天老爺,那還了得,於是赫然震怒,嚴令警察局長叫所有警察戴頭盔排隊給他指認。那個警察局長一看王大爺震怒,老早嚇得腿痠腳軟,也顧不得屬下尊嚴啦,竟然在昨天再度召回共四百一十名警員,像犯人般被清查。這已經是第三次清查了,包含放假的、大夜班下班的共一百多人都被叫回羞辱,警員幹譙連連。長官如此,一頭撞死。
王議員就是那個渾縣令;局長是衙役;四百多警員全是屎。一個不尊重代表公權力的警察人員,根本不夠資格當議員;而那個局長更是不像話,根本沒有脊梁骨,不知尊重警察的尊嚴。議員、局長都把警員當屎,還有資格當議員、當局長嗎?上級頂不住,下級受侮辱,受侮辱的不是個別警察,而是國家。
議員參加暴動,被警察執行公權力打到,是活該,而且還應該受法律的懲罰。不但不「外慚清議,內疚神明」,還搞特權擺譜,強要警察局長清查動手警員,是多麼囂張狂妄,如此目無法紀,還有臉當議員嗎?令人想起軍閥時代的老粗大帥。

局長軟腿害下屬蒙羞

更離譜的是那個局長,不知維護自己職務與同僚的尊嚴,竟予取予求,嚴重污辱了國家賦與的職責與公權力的尊嚴,小丑般討好一個芝麻大小的市議員,害所有警員蒙羞。這種局長以後怎麼帶部下?一個不自重的人怎麼期望他做好領導的工作?他的部屬怎麼還會尊敬他、服從他?做為納稅人,我們希望趕快換掉他。
警察是合法維護治安,議員是違法暴動,兩者是非已如水晶般清澈,為什麼還心虛腿軟?台灣價值混亂,是非不分,就是因為政客、公務員帶頭搞亂是非之故。王大老爺和軟腿局長可以下台一鞠躬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