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案的兩面性

出版時間:2004/04/30
律師尤美女昨天代表呂副總統出席,聆聽高等法院對《新新聞》一案的判決。
律師尤美女昨天代表呂副總統出席,聆聽高等法院對《新新聞》一案的判決。

《新新聞》誹謗案官司纏訟經年終於定讞,使我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貴為副總統也不能像過去一樣,拿國家機器鎮壓新聞媒體,必須像一般百姓經由司法途徑找回自己的公道。憂的是《新新聞》敗訴可能對新聞自由構成「寒蟬效應」,新聞自由一旦受限,將弱化監督國家機器的能量,對人民不利。
把重大案件交給司法,說明對司法的信賴,是給司法建立獨立性與信譽聲望的良好機會。《新新聞》案是其一,「驗票案」是其二,都是司法獨立並且成為公正仲裁者身分的珍貴時刻,司法界必須嚴肅認真慎理這些案件。相對的,原、被告既然信任司法,願給司法機會,就應該服膺司法判決,並無條件接受其後果。不可前恭後倨,對司法出言不遜;或預設立場,當司法判決不符該立場,立刻翻臉大叫司法不公,破壞司法的公信力。

呂告媒體司法為難

《新新聞》案有三個面向:法律、政治和新聞自由。法律面自有專家們相互辯難;本文僅就政治面和新聞自由面提出看法。就政治面而言,副總統告民間媒體是民主社會才有的現象,代表台灣民主體制的成形。我們很難想像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會對《南方週報》提出告訴。這個案例杜絕了日後執政領導人使用權力打擊批評他們的媒體和個人,把權力的濫用導向司法途徑的解決,值得欣慰。而交由司法仲裁正是保障新聞自由與個人權益的唯一正道,不必「捨正道而弗由」。
然而,它的兩面性則在於:身為副總統卻對付民間媒體,並不恰當,無論有理沒理,都予人強凌弱,上暴下,國家對付百姓的印象,殊為不智。以前尼克森當美國總統時慘遭新聞界修理,其中也有些子虛烏有的捏造,把他氣得在白宮內大罵髒話,但從未提出控告,因為即使贏了會更令人討厭,何況予人勝之不武的感覺。此外,副總統告媒體也使司法界為難,即使按理是副總統該勝,也可能使司法界背上打壓新聞自由的惡名,傷害得之不易的司法獨立聲譽。
就新聞自由面而言,新聞自由是民主社會和人民權利的守護神,是社會對抗國家的利器,絕對不可削弱稀釋,因此美國法院才有容許媒體犯錯誤的「呼吸空間」判例。然而,它的兩面性則在於媒體傷害他人權益也非常厲害,所以需要嚴謹查證,這是《新新聞》敗訴的主因。如果政治和媒體都可由此案學到寶貴的教訓,而非傳布不休的忿恨,那麼就是台灣整體的福祉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