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陳呂票錯算給連宋

激辯後列爭議票藍表示坦然接受

出版時間:2004/05/12
台中驗票發現西屯區投票所中的五十張陳呂有效票,被誤算到連宋票數上,因爭議票數量大,引起工作人員及法警好奇圍觀。張為棟攝
台中驗票發現西屯區投票所中的五十張陳呂有效票,被誤算到連宋票數上,因爭議票數量大,引起工作人員及法警好奇圍觀。張為棟攝

【連線報導】台灣高等法院審理當選無效之訴所進行的全國大驗票,昨天進入第二天,各地總統選票與公投票錯置的情況仍頻傳;台中則傳出驗票以來最嚴重的計票疏失,五十張投給陳呂的票居然被計算成連宋的得票,藍綠雙方激烈爭辯後,將票全部列為爭議票。

針對這項重大的計算錯誤,藍營表示坦然接受,並強調藍營挑出有問題的,比五十張還多。而這樣的錯誤,究竟是選務人員的疏失,還是故意作票,有待司法單位進一步認定。

各地頻傳名冊錯置

台中地方法院昨天持續第二天的驗票工作,下午三時二十分左右,第五組驗票組傳出騷動,法警緊急將桌子團團圍住,原來是驗票人員在檢驗台中市西屯區第二五七號投開票所的選票時,發現報告單上連宋得票數是七百八十一張,陳呂的得票數是四百四十二張,但是驗票後,發現陳呂實際得票數應該是四百九十二張,連宋得票數是七百三十一張,原因是五十張陳呂的票,竟被計算為連宋的票,屬於重大瑕疵。
除了台中的計票疏失外,各地仍然出現不少票袋內總統選舉人名冊與公投名冊錯置的狀況,導致出現許多「幽靈選票」。
在台北地方法院方面,二天來共計驗完約三十萬張選票,進度超前,有律師預估本周日(十六日)應該可以驗完所有選票。
在高雄部分,高雄地院昨天的驗票工作未傳出重大爭議,僅有五個投開票所,出現公投名冊與總統選舉名冊錯放情形。
另一方面,昨天驗票進行到下午三時許,傳出法官與律師為了爭議票筆錄記載方式爆發口角,代表綠營的林姓律師認為法官對藍、綠的態度不同,提出質疑時反遭法官斥責:「你這個根本不是理由。」
在大票倉台北縣部分,由於藍、綠代表律師和法官驗票前已先開會協調,所以板橋地院的驗票工作於傍晚就結束,比前天早了四個小時。
至於在苗栗部分,苗栗地院昨天凌晨驗票時,發現造橋三三八號投開票所疑似出現四百零五張的幽靈選票,法官昨天會同兩造律師和選委會人員仔細核對後,證實是選舉名冊與公投名冊顛倒蓋章的行政疏失。

藍主張交高院審查

除了驗票工作採取吹毛求疵策略外,國親昨天也在選舉訴訟上再度出招,針對選票、名冊混淆情況嚴重,國親律師團昨天主張,自公投票區拿出的大選選票由於來源不明,涉及事實及法律上認定的爭議,不應由被囑託的地院作查驗,昨天下午向高等法院遞狀,要求此類爭議選票應屬無效票,交由高院實體審查。

「證明我們沒作票」

國親代表律師蔡玉玲強調,國親不同意這類有爭議的選票由地方法院勘驗,應由高院實體審查。但陳水扁總統昨天在民進黨中常會聽取最新驗票情況後指出,雙方爭議選票差距不明顯,且對方指控的都是選務瑕疵,「這證明我們沒有作票。」

烏龍頻傳中選會丟臉

【徐珮君╱台北報導】總統大選全國驗票才進行兩天,卻出現許多因選務人員疏失造成的「技術性瑕疵」,而使近萬張選票變成爭議票,中選會官員看到驗票過程中,「失蹤」的大選選票最後在公投選票袋中尋獲,甚至把公投名冊當成選舉人名冊領票,錯誤百出,都頻頻搖頭直呼:「丟臉!」並質疑:「怎麼會這樣?」

「指令不能下達地方」

中選會官員說,三二○投票前,中選會全面要求地方選委會辦理選務講習,並有完整的工作程序,「我們做事都很謹慎,但似乎指令不能下達到地方。」
中選會官員認為,地方選委會主委都是各縣市長或主秘兼任,選務人員只聽地方首長的,不按照中選會的規定行事,才會發生這麼多缺失。
中選會也接獲民眾反映,發現這次總統大選已領選票但未投入票匭的票數高達七百七十一張,比二○○○年的一百二十九張、一九九六年的一百五十六張,高出五倍之多,啟人疑竇。
官員強調,由於這次是台灣選舉史上首度司法驗票,卻發現不少選務疏失,「到底是只有這次大選如此?還是歷次選舉皆然,必須做徹底檢討。」

法官熬夜驗票累出病

【連線報導】世紀大驗票工作正如火如荼進行,苗栗地院法官楊台清因疲勞過度累出病,昨晨起床後發燒,經就醫已無大礙。驗票工作相當枯燥、壓力又大,但基隆市選委會昨天出現兩名美女驗票員,成為全場注目的焦點,紓解不少緊張氣氛。

美女驗票員受矚目

基隆市選委會昨出現兩名受關注的美女驗票員,她們是基隆地院三十六歲的法官林玉珮及二十九歲的錄事張佳琪。張女說,頭一次驗票,因不熟悉流程剛開始很緊張,慢慢駕輕就熟後,心情也跟著放鬆不少!
台北市選委會驗票中心也出現一名受矚目的律師參與驗票,她是台北縣長蘇貞昌的長女蘇巧慧。蘇是陳呂律師團成員,她兩天來只睡幾小時,雖面帶倦容,但驗票時絕不馬虎。蘇巧慧說:「驗票工程雖浩大,於公於私都要參與,爸爸說他當了二十多年律師才參與美麗島大審判,而我才考上律師一年就可以參與世紀驗票,他以我為榮。」
全國四千多名驗票人員昨仍馬不停蹄地驗票,有人還因此累出病。苗栗地院法官楊台清最近感染風寒,前天上午八時到昨晨一時許又熬夜驗票,因疲勞過度昨起床後發燒,經就醫打點滴後已返家休息。

「法官應查票為何錯放」

【賴心瑩╱台北報導】針對各地頻傳總統選票錯放到公投票袋,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林靜萍認為,「錯放選票已為訴訟結果投下變數,但國親律師必須舉證證明錯放是作票,才可能讓訴訟結果翻盤。」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蘇永欽則說:「總統選舉訴訟具公益性質而非單純民事案件,高院合議庭法官應主動調查,讓真相水落石出。」
由於選票遭錯放的可能狀況有很多種,或許是因選民投錯票匭,也可能是選務人員封存選票時亂中出錯。依中選會規定,投錯票匭應列入無效票,若選務人員私自將投錯票匭的總統選票列入有效票計算,不僅會影響選舉結果也有違法之虞,恐將影響選舉訴訟的判決結果。

司改會:自負舉證責任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靜萍說:「若全國驗票工作結束,這類放錯票匭的選票數量不多,則影響層面較小,若數量多且普遍,甚至足以影響到當選結果時,雙方律師皆可針對有利部分,向高院合議庭主張這些選票是否能列入有效票。」
不過,林靜萍進一步表示,要證明這些選票錯放的原因,雙方律師須自負舉證責任,例如向合議庭主張要求傳喚選監人員到庭說明,或要求核對大選、公投票數等方式,證明是選務人員作票,且足以影響大選結果,才有可能翻盤;若只是單純選務作業疏失,則無法改變選舉結果。
政大法律系教授蘇永欽則認為,要查清楚選票為何遭錯放頗困難,雖然根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當選無效、選舉無效訴訟適用《民事訴訟法》,但這類案件因涉及全國人民權益,本質上具公益性質,因此不能只要求雙方律師自行負擔舉證責任。蘇永欽說,合議庭法官應摒除一般民事案件舉證責任分配的觀念,「法官應主動介入調查,查清楚這些選票為何被錯放,才能還原真相。」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