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發堂600病患去向堪憂

創辦人昨病逝 合法化時程生變

出版時間:2004/05/14
創辦人釋開豐已逝,龍發堂仍未完成合法化,堂內收容的精神病患何去何從引發外界關切。資料照片

【地方中心╱高雄報導】堅拒現代精神醫療、以自創民俗療法醫治精神病患的龍發堂創辦人釋開豐(俗名李焜泰),昨天病逝。由於龍發堂在走過三十三個爭議年頭後,至今尚未合法化,現並仍收容了六百多名病患,這些病患未來將何去何從,引起各界關切。

爭議不斷

對此,高雄縣衛生局表示,二○○○年衛生署及高縣衛生局已強勢介入龍發堂運作,並對龍發堂「堂眾」完成身心評估,也規劃將該堂改設康復之家及精神護理之家分別收容。衛生局說,目前嘉南療養院的精神科醫師每周三會到龍發堂進行巡迴醫療,「堂眾」也服用精神藥物,逐漸接受現代精神治療,龍發堂合法化只差臨門一腳,屆時病患會受到更好的照顧,各界不必擔心。

堂眾仍不知往生消息

釋開豐昨天是因高血壓、糖尿病惡化,在上午十時四十五分於龍發堂內去世,享年七十四歲。由於釋開豐在世時與許多病患培養深刻感情,直到昨晚,龍發堂還一直對病患隱瞞釋開豐過世的消息,所以龍發堂內除了開始搭設靈堂外,病患活動都還算正常,情緒並未受到影響。
釋開豐的弟子、龍發堂現任負責人許富媛(曾出家,法號釋心賢,現已還俗)表示,釋開豐的後事將會依照佛教儀式進行,土葬在龍發堂這片由他一手創立的「樂土」。

間接催生精神衛生法

長期關注龍發堂發展的長庚醫院精神科主任文榮光表示,釋開豐在過去二十多年也算風雲人物,儘管龍發堂是精神醫療的負面教材,卻也意外促成台灣精神醫療水準提升。
他說:「因為龍發堂,台灣社會才正視國內精神醫療資源的不足,以及病患人權被剝奪、忽視等問題,也因此才催生《精神衛生法》完成立法。」
對龍發堂有深入了解的作家黃怡則表示,她很贊同釋開豐創立龍發堂的做法。她說:「釋開豐是個很有地方領袖魅力的人,相當有領導力,且不會把精神病患視為病人,而是把他們當一般人看待。」
她表示,其實釋開豐病逝後,對整個龍發堂的運作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畢竟他釋開豐多年前就早已將事業都傳承給許富媛。
曾舉行記者會批評龍發堂斂財及凌虐病患的高縣立委余政道表示,他不批評釋開豐個人,但以良性立場而言,精神病患確實需有一個地方來安置照顧,龍發堂現在正由政府協助合法化,還是值得肯定。

變更地目延遲合法化

龍發堂目前收容了六百多名病患,釋開豐過世後,病患照顧該由誰來負責,昨已引起各方討論,高雄縣衛生官員表示,目前龍發堂還不是合法機構,必須等到登記成為財團法人龍發堂基金會,完成董事會選舉,才能正式設立康復之家及精神護理之家,堂眾才能正式成為「病患」。
他強調,龍發堂收容病患目前是靠外部醫師支援看診,醫療資源方面充裕,病患都會受到妥善照顧,大家不必疑慮。但因龍發堂土地的持有人是釋開豐,釋開豐過世後,變更地目的手續較為複雜,這會使龍發堂合法化的時程稍受影響。

釋開豐作風強悍爭議多

【劉智維╱高雄報導】昨天病逝的龍發堂創辦人釋開豐,一生傳奇也備受爭議。他對所收容精神病患實施的民俗療法,多年來不斷被精神科醫師斥為不專業,但他卻曾受邀至國際研討會宣揚成果。他曾被指控斂財、凌虐病患,但不少病患家屬卻又甘心將家人長年託付。
釋開豐俗名李焜泰,高雄縣路竹鄉人,學歷僅國小畢業,原在家鄉祖產土地上務農養豬;民國六十年他四十歲時突然想修行佛法,便在農地上建一座佛堂。
他與精神病患的關係,起緣於他有一名朋友的家屬是精神病患,為了照顧這名患者,他將一條鐵製「感情鍊」繫在兩人腰間;這種做法受到鄰里肯定,口耳相傳後,他所創的小佛堂龍發堂發展成六、七百人規模的病患收容所。

曾遭指控凌虐病患

但是釋開豐對病患的管教及經營方式,多年來引起極大爭議。四年前,有病患及家屬向立委陳情,指控釋開豐自稱是元光神佛下凡,製造合成分身照片誇顯神力,還自塑金身供病患和家屬膜拜,且凌虐病患。對此指控,釋開豐一概否認。
儘管負面批評眾多,卻仍有許多精神病患的家屬依然信任龍發堂。而釋開豐也曾赴德國參加社會精神醫學年會,報告他的宗教療法,並曾應邀到中國的精神病院指導。
釋開豐本人作風強悍,例如在一九八九年時,高縣立委黃河清反對龍發堂合法化,讓釋開豐很不滿,便率領病患組成的樂隊,前往黃河清服務處吹奏「西所米」等出殯音樂。巧合的是,黃不久後在沐浴時死亡,事後釋開豐還說,黃河清的過世,是因為「連神明都看不過去。」他的強烈愛憎,讓各界印象深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