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戰與辜鴻銘

出版時間:2004/07/20

最近有幾件事和政治與金錢相關。其一,為了反擊國親指三二○之後的扁政府是偽政權,陳水扁反唇相譏國親正在領取偽幣。其二,連宋雖在三二○大選中失利,但卻依法領取近二億元的競選補助經費,並決定用於慈善事業。為此,又有執政黨人士諷刺既然連宋不願承認敗選和陳水扁當選的合法性,為何選擇領取政黨補助金,這顯然不合邏輯,徒留笑柄於人而已。不過仔細沉思連宋此舉或許有著以荒謬凸顯荒謬的思維。

領錢不代表認同政權

其實,這種不承認或卑視當今政權,卻大剌剌向當權者伸手要錢的弔詭作法,並非由連宋首創,稍微接觸中國近代史的人皆知,上個世紀有位無人不曉,人稱辜瘋子的辜鴻銘。處於亂世,辜先生有二件事值得國人回味。其一,據說,辜先生曾在袁世凱時代為國會議員,當時國會每次開會時,出席者都可以領到幾百塊大洋費用。但辜老兄每回領到出席費,即刻直奔北京北大胡同,然後在各大妓院裡,依例每唱一個妓女的花名就賞一塊大洋,直至一文不剩方才打道回府。
其二,更令人噴飯的是,到了一九一八年,安福派系執政時,辜瘋子又有一驚人之舉。原來,當時安福派系頭子段祺瑞等人制定一套奇怪的新國會選舉辦法,此法規定,只要是國立大學教授或在國外取得博士學位者都有國會議員的選舉權。正好,辜先生不但是北大教授且具博士資格,一時間成為眾人收買的對象。這時有一名為吳明者,乃冀以四百塊大洋收買他,但令人詫異的是,辜瘋子竟然受賄允諾。不過當辜先生收受賄款後,立即奔赴天津在妓院廝混三天,方才回到北京。一進家門即見吳明怒氣沖沖,痛斥辜瘋子拿人錢財,不與人消災,是不講信用。忽聞此言,辜瘋子那容吳明如此放肆,隨手拿起手杖,指著這個小政客喝道:「你瞎了狗眼,也不看看辜某是何人,居然拿錢來收買我!你這種人還配講義信,你比當年的袁世凱如何?快滾出我的家門!」吳明見辜瘋子如此,只好自認倒楣,落荒而逃。
上述辜先生的舉措看似荒謬,其實卻也隱含著多少與世抗爭的浪漫情懷。想想,辜先生左手一取得袁世凱等人的賄款,右手散盡於諸妓女,這不證明辜鴻銘根本不想用袁世凱等軍閥的一文錢,因為它全是從老百姓手中搜刮來的民脂民膏。這不也是對付名不正言不順的政權,一項不得已的「曲則全、枉則直」手段。質言之,領錢是一回事,承認與配合政權者又是另一回事。如同辜瘋子一樣,拿了錢,不代表承認你這個政權。

何不學其精神救災區

百年後二十一世紀的台灣,連宋領取政黨補助金的戲碼,似乎又在重複辜瘋子的故事,這恐怕是歷史在作弄人,更是對公權力不信任的反噬吧!《論語》有言:君子貞而不諒。或許連戰不是君子,可扁政府在半數國人的眼中,可也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政黨,當今的執政者不也如鴉鴉烏的袁世凱與段祺瑞般,故不必老是用道德和邏輯想要框住他人,說三道四。
既然辜瘋子可以用袁大頭,論慷慨於青樓。那麼連公子又何嘗不能以孫中山,播愛心於人間。為了不落人後,建議陳先生把錢捐出來救濟七二洪災,來個相互輝映那才是世間一美事!

吳昆財
作者為嘉義大學史地系助理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