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法醫漏驗惡煞險脫罪

未做病理切片難控強姦 殺人仍判死

出版時間:2004/12/07
有「名探法醫」之稱的高大成,遭法官質疑驗屍不完整。資料照片
有「名探法醫」之稱的高大成,遭法官質疑驗屍不完整。資料照片

【朱慶文、鄧玉瑩╱連線報導】有「名探法醫」稱號的知名法醫高大成,在男子陳家烽被控姦殺女網友命案中,草率勘驗被害人屍體,雖有採集下體分泌物,卻未做陰道病理切片,導致更二審法官無法判斷被害人下體的傷是新傷或舊傷,只能將陳強姦部分判決無罪。

事關重大

陳更二審雖然仍被依殺人罪判處死刑,但被害人家屬不服判決,四處陳情司法不公。承審法官搖頭說,高義務擔任法醫的熱心雖值得肯定,但法醫鑑驗是刑案偵辦中重要的一環,採證鑑驗不做好,將影響是否能夠破案,及後續判刑。

肉眼看陰道傷指性侵

陳家烽,上網認識十八歲的楊姓少女,當年五月二十日上午,陳開車載楊姓少女練習開車後,返回陳的住處,因為陳談及與以往女友交往時有性功能障礙,遭到楊女譏笑,陳兇性大發,用童軍繩纏繞楊女脖子,再抓住她往牆壁上撞擊多次,楊女因此死亡。
案發後高大成解剖驗屍時,以肉眼發現楊女陰道有新鮮出血點及瘀血,陰道入口有傷,由出血與瘀血部分判斷,是軟性鈍器物如手指所造成,推測被害人確遭性侵害。但高當時未做病理切片,以確認被害人的傷痕是新傷或舊傷。
一、二審法官皆根據高大成的結論,將陳判處死刑。直到高等法院更一審時,高大成改口說,被害人的傷是在死前一天之內所造成,嚴格的說也可能是死前一小時所造成。更二審時,高又說:「我在更一審時說判斷被害人陰道傷口的血,是死前一小時內所造成,屬於新鮮性出血,當時沒有做病理切片,不可做此不精確的主觀認定。」
由於高大成說法反覆,因此更二審合議庭徵詢高檢署法醫吳木榮專業意見,認為陰道受傷是新傷還是舊傷,應以病理切片來看紅血球是否分解,以肉眼判斷是不準確的,因此,強姦部分因為證據不足,判決無罪。

「沒強暴就不該硬拗」

面對自己作的解剖遭質疑,高大成昨表示:「當時確未做病理切片,但是即使有做,也不能證明被告強暴死者,因為沒有精液及保險套的油滴反應。」
高說,解剖時因為死者的陰道裡有明顯新傷口,加上警察告知垃圾桶裡面有保險套,他才認定死者死前遭強暴,但警方事後卻表示未找到保險套。高也強調:「人家真的沒有強暴,就不應該硬拗。」

忘記採樣蘇建和案纏訟

【朱慶文╱台北報導】針對陳家烽虐殺女網友案,因法醫高大成疏忽未做死者陰道病理切片,導致法官無法判斷死者生前是否遭到性侵害,具醫師資格的律師黃清濱認為,命案是否破案或被告判罪,法醫解剖驗屍是否周全是關鍵之一,蘇建和案的教訓就是明證。

肉眼判別太過武斷

黃清濱說,雖然法律沒有明文規定性侵害案或命案,是否該做病理切片,但既然是重大命案,只要驗屍有疑點就應仔細的病理切片,尤其是沒有採到嫌犯的精液狀況下,只用肉眼來判別是新傷或是舊傷,太過武斷。
黃清濱指出,因為陰道口擦傷,有可能是非外傷性等清潔問題所造成,而且切片如果保存得宜,即使事隔久遠還是能協助其他法醫判斷。
黃舉例,全國矚目的蘇建和等三死囚案,當年就是檢驗員在勘驗被害人吳銘漢夫婦時,因專業不足,忘了採集吳銘漢妻子下體分泌物,導致無法鑑驗吳妻有無遭性侵害的重大疏誤,以致此案至今仍有許多謎團無法解開。

虐殺網友示意圖

陳家烽以童軍繩勒住楊姓少女,拉她的頭去撞牆,導致楊女斃命。


高大成小檔案

年齡:55歲
學歷:
中山醫學院醫科畢
日本京都大學病理醫學博士
現職:台中地檢署、高檢署特約法醫、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副教授
著作:《名探法醫高大成科學辦案》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