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律師濫用助理職權遭送懲 事後未懲處

事務所設立院 發函索資料

出版時間:2005/11/01

【朱慶文╱台北報導】台灣高等法院在審理一宗女童性侵害案時,發現律師徐立信不僅把事務所設在國民黨立委陳根德的辦公室,更以立委助理名義向衛生署索取法院的調查資料,又以立法院信封寫信給法官。昨將他函送高檢署移請律師懲戒委員會懲戒,調查他浪費公帑的行為。

公器私用

儘管法官怒斥徐立信:「這就像把公司行號設在立法院內,適合嗎?」但陳根德昨仍為徐喊冤:「徐律師也是我的助理,他接的是法律扶助基金會不跟當事人收費的案子,這是做善事,這個法官是頭殼壞去喔!以後誰還敢做好事。」

徐辯︰僅服務沒施壓

高等法院日前開庭時,審判長當庭提示徐寫給法官的信封,徐表示信封確是立法院公務信封,但與自己辯護的案件無關,審判長還質問徐:「你是否用立法委員壓法官?」徐否認。
徐事後又告訴《蘋果》記者,《律師法》只規定律師不得兼任公務員,但立委助理只是臨時職務並未違法。他也強調,用陳根德辦公室名義發函給衛生署,只是選民服務案件,沒有施壓的用意。
他說,國外也有人將律師事務所設置在司法院。但針對他的說法,司法院秘書長范光群表示,沒聽說過有人將律師事務所設在司法院內。

立院︰立委該負責處理

另一方面,徐立信為女童性侵害案的張姓被告辯護時,認為台灣高等法院承審法官開庭時,已直接認定被告有罪,以明顯偏頗為由聲請法官迴避。但合議庭勘驗開庭錄音帶,未發現徐所指的偏頗情況,檢察官當場向合議庭聲請移送懲戒,法官才於昨天依違反律師倫理規範將他移送懲戒。如果確遭移送,徐將成為首名不當聲請法官迴避被移送懲戒的律師。
針對徐立信的行為,立法院總務處長余騰芳表示,若有助理把律師工作拿到立委辦公室做,應由立委自己負責。

本報103年12月16日接獲徐立信律師來函,
同時附上法務部公函乙份,
說明徐律師於93年5月領有律師證書,
迄民國102年8月20日止,
未曾受有律師懲戒處分,本報謹此說明。

本報106年03月22日接獲徐立信律師之來函,
同時附上法務部公函乙份,
說明徐律師於93年5月領有律師證書,
迄民國106年3月3日止,未曾受有律師懲戒處分,
本報謹此說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