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媽媽的菜 說媽媽的話

出版時間:2006/02/06

很高興台灣與越南的傳統年俗相似,有個較長年節可以暫時放下工作。趕上了華航客機回娘家,從台北到西貢的班機早已一票難求,看著機艙內幾乎都是同鄉姊妹的面貌,有小孩的沒小孩的一路上興高采烈、嘰嘰喳喳全是越南家鄉話。自己12年來往返這條路線,班次愈來愈密,同鄉面貌愈來愈多;看得出來兩地關係已密不可分。但轉變之快,連也是越南來移民的我都一時難以適應,何況是原本在台灣小島上保守的人們。

想起去年10月間在一場中央研究院舉辦的「語言政策的多元文化思考」研討會上,我很榮幸獲邀擔任「多語家庭的語言調適與傳承」主題的引言人。但在我表達看法之後,想不到台下一位教授學者竟毫不客氣地發言就直呼:「剛剛那位越南新娘!」接著說:「妳才來12年就想霸權啊!」那一時尷尬難受的情緒至今難以平撫。
我想在那位學者眼中,外籍配偶現象彷彿成了國仇家恨。但他可曾細想過整個現象並非任何外人加害於台灣,而是台灣錯亂的價值觀導引許多台灣人自己盲目的選擇而造成的。其實我對這個現象更反感。
切身經驗是曾在一場立法院有關外籍新娘婚姻仲介的公聽會,居然只有我是發言要求限制婚姻仲介的;全場台灣大官、小官、民意代表似乎無人覺得婚姻仲介亂象有何不妥,他們想的只是如何公平「交易」而已。這就是商業發達的台灣吧?不過現實已經如此,我想將來下一代人自然會有公正評論。重要的是外籍配偶已經都是台灣人的母親,外籍配偶所生新一代台灣人將如何選擇自我傳承的傾向。就如每個人反省成長的過程,對自己父母親誰是誰非自然會有分別的評斷,並不必然依照外界的期待或是父系強勢的引導而定。

台灣族群結構轉變

記得有一次女兒聽到我不經意地用越南語叫她,好興奮地說:「媽媽,妳怎麼說越南話?」兒子卻接著說:「媽媽是越南人當然講越南話,爸爸是台灣人不會講越南話。」丈夫笑著回答說:「當然會啊!」女兒說到:「媽媽,為什麼我和哥哥不會講完整的越南話?妳只教爸爸,都不教我們!妳也教我們好不好?」聽小女兒一說,我內心有些激動。不只因為子女居然對我的越南語文有著想學習的興趣,另一方面也想我是不是愈來愈少在自己家中說越南語了?
其實在大多數人尚反應不及的同時,台灣族群結構已經正在迅速產生轉變;變得更有多元性。依內政部戶政司2005年資料,外籍配偶(不含大陸配偶)家庭所生子女數已有15萬餘人,超過總出生數的13%。這個情況其實任何人走一趟醫院婦產科門診,看看孕婦們的面孔,就知道外籍配偶所生子女數目成長之快,比率只會繼續急速攀升。

接納外籍配偶母語

台灣已有十餘萬我的同鄉越南姊妹以及未來可能產生數十萬她們所生的子女,因此將成為台灣另一個重要的組成族群之一。而越南話正是這些家庭內,尤其是在學齡前親子溝通的主要語言工具。不是嗎?除非越籍母親的撫育權被剝奪,否則不論台灣社會或夫家親友對越籍母親使用母語的看法如何,越南語就是越籍配偶家庭親子溫情互動的主要語言。這點是因母親原生習慣而無法改變的。
那麼這些台灣新生代未來將會如何看待這個兒時最親切的呢喃,對這個聲音的情感又如何割捨?可能因此越南語言勢必要成為未來新台灣人承認的母語之一。所以談到外籍配偶母語,語言適應需要調整的部分不僅是新移民的外籍媳婦及其夫家相關的親友,更是台灣社會應該開始對一種新方言有所了解與接納的時候。而且若現在不能接受這個趨勢,40年後會不會又出現「講媽媽的話」這種族群平權運動,使台灣必須再一次付出社會成本去修補呢?

陳凰鳳(Tran Thi Hoang Phuong)
作者畢業於越南國立胡志明市大學法學院,2005年獲推薦為「臺北健康城市10大特色代表人物」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