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姊妹也想 上街血拼

出版時間:2006/04/05

剛從台灣鐵路意外造成同鄉姊妹過世的各種傳言中強作平靜,又見到台灣政治人物貶抑越籍配偶的言辭。雖然氣到不行,但身在人家屋簷下;同鄉姊妹大家早就練成不動如山的沉忍功夫。尤其再難聽的話語或諷刺,在夫家親友間早就聽多了,誰又會在乎連台灣自己都看不起的政客說的那一兩句。

今天我忍不住又投書,想說的是電視媒體針對這個事件報導,竟有「越南新娘抗議聲不斷,風波似乎愈演愈烈,越南新娘不排除有下一波更激烈的集體抗爭行動。」敘述,根本沒有的事卻無的放矢或為其他目的利用,意圖只是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卻又誣賴了越南姊妹,間接傷害更大。實在不應該!
就我擔任外籍配偶生活成長導師幾年來,深刻感受是越南同鄉姊妹們多數都自知出生鄉下清寒背景,教育不高。無奈下嫁的老公又多是窮、醜、老、殘的台灣弱勢家庭。就一個女人來說,這恐怕是一輩子最不願意提起的隱痛,如何還會想要上街,把自己的難堪攤在陽光下呢?真的不希望再見到有人利用媒體假越南同鄉姊妹之名,做一些不實的陳述。因為這種說詞會破壞越南姊妹們努力尋求被台灣社會接納的安靜形象。況且台灣至今並沒有真正由外籍配偶自主組織的婦女團體,誰可以代表越南新娘說要抗爭?我想連外籍配偶的台灣配偶,都沒有資格充當代言人。

不想當生育的工具

其實我可以告訴大家,什麼才是越南姊妹們最想做的集體行動?那就是上街瘋狂血拼。因為我們也是女人,道道地地的年輕美女,這個需求簡單有理吧!不過不容易對不對?還有就是沒有一個女人喜歡不斷的生孩子,我所認識的越南同鄉姊妹,也都不想成為生育的工具。但是太多台灣弱勢家庭,為了傳宗接代的傳統思想,而便宜迎娶越南婦女以達目的,完全忽略生兒育女需要長期經濟負擔這個事實。結果將來負擔生理、心理還有教養和勞務重擔的長期承受者會是誰?又是無奈的越南媽媽對不對?所以如果可以限制越籍配偶生育子女,何嘗不是善待越南姊妹的政策。同時也有減低迎娶越南新娘意願的效果,我贊成!說到台灣的外籍配偶現象,的確已經造成台灣的社會負擔,所以不論是正面看法或負面批評都應該被重視探討,這也是台灣政治家責無旁貸的任務。因為這些外籍配偶已經是8分之1台灣新生代的母親。她們的心理健康狀況與行為模式,都牽動著8分之1台灣新生代的身心發展,甚至於未來社會的健全。所以是台灣各階層現在就應該正視的課題。

常被社會視為異類

我不想反駁台灣政治人物的言行,感覺台灣的政治人物和在台灣的外籍配偶,其實是命運很相似的一群人。他們多數和我們大部分姊妹一樣,常被社會眼光視為異類,不僅道德或婦德要被懷疑,更常被指責貪污枉法或錢通娘家。每天處於被威脅下台或趕回去的恐懼中。其實心裡覺得很委屈,可是還要強做精神努力服侍大家以保住位子或居留權。換了新生代同樣會被懷疑身上是不是還有政治或戰爭餘毒?真的是情何以堪!差別只在外籍配偶是無奈走到這個地步沒退路,而台灣政治人物卻是自甘墮落、樂此不疲。如疼惜同鄉姊妹的心情,就不要苛責政治人物的言行吧!

作者畢業於越南國立胡志明市大學法學院,2005年獲推薦為「臺北健康城市10大特色代表人物」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