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齒廖本煙

出版時間:2006/05/02
胡德夫 原住民歌手
胡德夫 原住民歌手

Q:你怎麼看立委廖本煙說越南新娘有毒?
A:我從電視上看廖本煙的輪廓,猜想他跟陳菊一樣,應該都具有噶瑪蘭族血統,他可去追查祖譜,弄清楚自己從哪裡來的,就不會說「越南新娘有毒」。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在日本長崎、廣島丟下兩顆原子彈,但我們從來就沒有聽到其他國家擔心下一代的健康,拒絕來自長崎、廣島的新娘,悲天憫人才是人該有的本性。
廖本煙是台聯立委,他的立場向來是台灣第一、台灣優先,這是個人信仰,沒有什麼不對。但他以高姿態說越南新娘有餘毒,令我十分不齒,我想若換成美國、日本或是歐洲國家的新娘,我想他不會說這樣的話。
Q:你曾投入爭取原住民權益運動多年,情況有改善嗎?
A:每到選舉,中央高官會到台東替候選人造勢,蘇貞昌、游錫堃、謝長廷及張俊雄曾同時出現在立委陳瑩的場子,他們一起捲起袖子對群眾高喊:「我們的血是一樣,心是相連的! 」
他們說的沒錯,鄭成功帶8萬大軍來台灣,極少數軍官能帶家眷,小兵跟拓荒者、生意人一樣都是羅漢腳,那時平埔等族群,不但與漢人分享土地、水,女性還解決男人的生理需求,肚腹替漢人繁衍下一代,不到百年壯大福佬的人口。

淡江中學80年前收原住民

美麗島住民先來後到,不應有尊卑高下。我的母校淡江中學80年前就招收原住民學生,不管是台灣、外省、原住民學生,在淡江同住一個寢室,原住民學生可以當室長。
考進台灣大學後,我住在撫順教會學生中心,我才知道外面世界跟淡江中學不一樣,原住民是「生番仔」。我黑黑壯壯的,鄰居老愛問:「你是僑生嗎?」我就回答: 「我是台灣的山僑」,那時原住民被主流社會隔離,只能住在都會邊陲。
林懷民對這種現象感受深刻,前陣子我們倆一起對談,他提到讀台中一中時,有一位鄒族的同班同學,但等到畢業30多年,他到嘉義達邦收錄鄒族祭典樂聲,又遇到那位同學,第一次有機會跟他多說話。
經過多年努力,現在有原住民委員會,但光看原住民孩子教育資源與平地孩子的落差,我想仍有很大的努力的空間。
Q:我們要如何對待外籍配偶?
A:台灣必須面對來自東南亞的外籍配偶無所不在的事實,她們已經成為台灣底層社會重要的支持力量。
有機會開車經過台東池上到關山省道,外籍配偶在路旁叫賣釋迦;往南走到屏東鄉間,有錢人愛吃的黑鑽石蓮霧,不乏是外籍配偶流汗辛苦種的;走出家門,社區的越南小店、印尼小吃,外籍配偶掌廚,台灣先生跑堂。台灣許多家庭就靠她們傳遞香火,養育人口數愈來愈多的新台灣之子,疼惜她們都來不及了,怎能出口嫌棄呢?

記者林麗雪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