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的舞台角色

出版時間:2006/09/12

這次倒扁運動為施明德提供一個難得的舞台,讓他有機會再度扮演悲劇英雄的角色,他的髮型、服裝和姿勢,甚至講話的腔調,都有舞台劇的效果,尤其當他說出「容我放肆地請求」這種莎士比亞的古典獨白時,這種效果更為突顯。
悲劇之所以成為悲劇,乃是明知不可為而為,用個人的生命意志來跟不可測的命運對抗,雖然註定失敗,但整個過程卻讓人因感動而精神振奮,甚至提昇了靈魂,悲劇永遠比喜劇更受歡迎,在喜劇中沒有英雄,如果這次倒扁成功,悲劇變成喜劇,施明德的英雄角色就演不下去了。

未見公民運動精神

這次運動頗有公民運動的成分,但如果個人色彩太強,就成不了公民運動,施明德說他不是來領導人民,而是來追隨人民,真是過分謙虛了,不論廣場上的民眾或者媒體焦點都密切注意施明德的動靜,他如果一天不出現,整個運動的動力恐怕就會發生動搖,這對剛動完手術的施明德,實在太殘忍。
但是,反過來說,這個運動如果仍以阿扁下台為唯一對象,這種以個人為目標的運動,也無法稱為公民運動,把倒扁運動改為反貪腐運動,用意很好,但至今為止,卻仍然看不到反貪腐運動的真正內容,還是繞在阿扁一個人在打轉,看不到公民運動應有的精神。

目標太小較難成功

阿扁有嚴重的個人問題,但是歸根到底還是制度出了大問題,現在只談阿扁個人,完全不提制度,以為阿扁下台,貪腐就不來,這種一廂情願的作法,也不符公民運動的基本條件。
光是倒扁,目標太小,運動能量不足,且未能觸及問題核心,難以成功,且因為挫敗感增強,容易導引運動的激烈化,越來越往體制外路線冒進,情勢容易失控,則公民運動會全盤被否定。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