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看都是場公民運動

出版時間:2006/10/13

國慶日的亂象,許多人都歸咎「反貪倒扁」運動,陳水扁甚至說出重話:「意見可以不同,但不能破壞團結。」這些指摘沒錯,但「此水本自清,是誰攪令濁」?針對統治者而爆發的公民運動,最沒有資格指摘破壞團結,及最需要自我反省的,正是統治者本人。公民運動不過是一面鏡子而已。

公民運動著重實踐

「反貪倒扁」運動是「七一五」、「七二六」行動的延伸。軟的不成(阿扁及民進黨完全不理道德呼籲),只好來硬的。前者聲稱「社會只撂出(阿扁下台)訴求,不指導政治」。後者則走向公民實踐。因為從洛克、孟德斯鳩、托克維爾以下,「社會先於國家」,是天經地義。尤其盧梭及黑格爾的「國家先於社會」造成法西斯及共產極權大災難後,已沒有人否認社會必須牢牢控制國家。「公民社會」的提法本身,就包含了公民的社會責任。
換言之,如果大多數人都是居民或選民,就不會有公民社會,也不會有穩固的民主,所有社會成員將是國家(掌權者)的奴隸及玩物。
公民運動就是公民社會責任的實踐。最近有一些荒謬理論,說「反貪倒扁」不是新公民運動。它們為公民運動預設了「溫良恭儉讓」及「新價值」的前提,不合這框架,就不是公民運動;或說公民運動屬於自發及獨立,只要有政治力介入或市場介入,就不是公民運動。
公民運動既是社會責任的實踐,當然是實踐重於理論,怎麼可能有了理論(例如「新的社會價值」)之後再來實踐?誠然英國的一六四二年「議會革命」及一六八八年「光榮革命」,產生了兩位偉大代言人,即彌爾頓及洛克,但早在兩位理論大師出現前,革命已經發生了。因為自然法或「良心法」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反貪倒扁」即是對掌權者的貪腐玩法感到無奈、無力、氣憤,最後發為公共行動。

別低估民眾辨識力

那些指稱「反貪」不是「新價值」的人,忽略了貪腐在中國政治體制內的源遠流長。《中國反貪史》主編王春瑜即說:「國際反貪腐組織的共識是:沒有市民社會的介入和參與,反貪腐是不可能成功的。」反貪腐恰恰是中國大陸現在的新價值,也是台灣的新價值(台灣只有日本殖民時代真正反貪)。
而那些指「倒扁」運動有市場(媒體)及政治力(政黨)介入,因而不是公民運動的人,同樣以詞害意。媒體本來就是公民社會的一部分,新聞「資訊」被搞成「娛訊」舉世皆然,但說媒體就能把不貪腐的阿扁變為貪腐的阿扁,未免低估了民眾的辨識力。韋納.賽文著名的傳播理論教科書也指出,稱民眾為媒體「受眾」,不如稱為「閱聽人」還更恰當,「閱聽人」是「主動的受眾」,在有線電視多樣化的趨勢下,不易受騙。至於政黨介入,有哪一場轟動的運動,無政治人物介入插花的?「事後介入」和「事前介入」是兩回事!「主導」和「插花」也是兩回事!
公民運動是鏡子,但不能止於鏡子。如果「倒扁」,最後只是回到體制內解決(沒有隨後體制外議題),運動終究不能升級,甚至可能走入與民主背道而馳的方向。「公民社會」確實先於「政治國家」,但「公民社會」絕對不能取代「政治國家」。

作者為政治評論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