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敗而勝—奧巴馬的黑人總統路

出版時間:2006/10/31

就在一周前,奧巴馬(Barack Obama,民主黨參議員)小有動作,宣布有些微可能性問鼎美國總統寶座。此話一出,輿論狂喜。每個評論家都已給他建議,我的建議如下:他應該在2008年競選,他會敗選,但敗選會讓他無後路可退地邁向未來總統之路。
奧巴馬的政治挑戰是將目前的名聲和人氣─這些無疑會消散─轉換成具體東西。在物理學中,就是將動能轉換成位能。利用他聲望背後的火箭燃料,把自己推向更高的國家級班機,最後一定能與總統職位近乎平行地前進。

渴望見到黑人總統

競選理由顯而易見。
首先,在意識型態疲乏時期,他代表一種角色:令人感動的個人背景,傑出的智慧、卓越的表達能力以及令人耳目一新的魅力。
其次,這是唯一的公開競賽。這是自1952年以來,首次總統大選中,沒有現任總統或副總統參選。目前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民主黨提名中,無重量級挑戰者。民主黨四年一次的白人最佳希望─年輕有吸引力、結合卡特和柯林頓風格的南方州長,是維吉尼亞前州長華納(Mark Warner)。但華納已退出。
第三,國家渴望一個黑人總統。不是整個國家,但整體而言,膚色有利他競選。說來並非偶然,十年前,另一個具吸引力、口才便給的非裔美國人,他無選舉經驗就參選。他受到如搖滾明星般擁戴,還有全國一致的大合唱,催促他競選總統。
當年那個人是鮑爾(Colin Powell),如今就是奧巴馬。種族只是影響他們聲望的因素之一,但是個重要因素。一個歷史性因素。就像許多美國人,我渴望見到一個非裔美國人當總統。這將會是具深刻意義的事件,也是非裔美國人長期在美國爭取合法地位最偉大里程碑。
美國當然存在種族主義。或許我太天真,但我相信如同李伯曼(Joe Lieberman)在2000年時對民主黨帶來正面的影響──許多人被他的信念吸引,並不因他反猶太人而厭惡他──對黑人總統感自豪的美國人,遠多於因種族歧視排斥黑人總統的人。
奧巴馬有強烈理由參選。然而,他不會贏。原因是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在戰爭時期,這個國家不會選一個新手當總統。
我們最後一次大戰─冷戰─期間,沒有一個外交新手選上總統,除卡特在1976年水門事件後的選舉破例出線。在過去半世紀,唯一當選的外交政策新手──柯林頓和布希──是在前蘇聯解體和九一一事件之間的歷史假期贏得總統選舉。

先當副手累積經驗

任何新手參議員即使只是想想總統寶座,都是魯莽的。當新手參議員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開始準備1956年選舉時,他只是想當副總統。不像奧巴馬,甘迺迪當過三任眾議員,二次大戰曾參加前往太平洋的軍事之旅。1956年,甘迺迪正認真準備1960年參選總統。奧巴馬應該利用2008年選舉,解救經驗不足的問題。參加民主黨提名,然後落選。
他只需在初選中表現良好,變成令人信服的全國性人物,受邀成為副總統候選人。如果2004年選舉居次的愛德華(John Edwards)表現好,足以成競選夥伴,適度成功的奧巴馬自然會成2008年的選擇。
然後,如果民主黨勝選,他會擁有終生所需的外交政策認證,就算輸了,假設他表現良好,會順理成章變成下一輪總統選舉領先者。如果奇蹟出現加上運氣好,他在2008年勝選,當然,這會是全面皆贏。
他是有前途的年輕人。但是前途會變得渺茫,他需要現在參選,然後敗選,再因敗而勝。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