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門思別人過

出版時間:2006/12/15

事後,人人都變成諸葛亮。選後,大家都有話要說。但這種檢討會,只是讓壓抑很久的情緒,找到發洩機會,根本與反省和檢討無關,朝野政黨皆是如此。游錫堃的委曲和葉菊蘭的流淚,也應作如是觀。
民進黨執政六年來,從沒面對如此惡劣的大環境,幸好這次兩位市長人選各方面條件搭配得宜,所以結果不太難看。但是這次檢討報告,對阿扁一家最大的負面因素,一個字也不敢提。反而亂箭四射,互相報「老鼠冤」,只會讓人看笑話。

痛批新系乃墮落

這次高雄如非陳菊出馬,那有當選之可能?但是陳菊出馬的過程曲折離奇,首先受到包括黨主席在內的強力勸退,接著受到不同派系的掣肘和阻擋,幾乎求救無門,欲哭無淚。如果不是蘇貞昌臨門一腳,早就出局了。
當初力爭提名的管碧玲和坐等徵召的葉菊蘭,今天的心情不得而知,但是這段當事人刻骨銘心的經驗,現在大家都選擇性的遺忘。
林義雄在最後兩天陪陳菊拜票,對淺綠選民發揮不少催票作用,全國皆知。奇怪的是,不只是書面報告一字不提,口頭上也沒有人敢提。阿扁和游主席均對此有難言之苦衷,值得體諒。但是把箭頭指向新潮流,罵他們自命清高,卻是自甘墮落的作法。

視一言堂為團結

新潮流短視近利,愛出風頭,排他性太強。但是,民進黨最大的危機是把一言堂當作團結,不容許雜音,不敢反省,更不能討論問題。所以才會產生保皇派和改革派的區別。新潮流也許不配稱為改革派,但是許多人戴著保皇派的頭銜卻是名正實歸,一點也不冤枉。
民進黨的檢討還漏掉兩項因素,一是施明德,一是邱毅。他們對高雄選情有不少正面貢獻,民進黨不好意思公開對他們論功行賞,但是,私底下應該感謝他們的義助才對。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