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高官跟上班族一樣

出版時間:2007/06/15
周奕成
世代論壇執行長
周奕成 世代論壇執行長

Q:你目前正在籌組「第三社會」政黨,也打算用最不花錢的方式選舉,為什麼想這麼做?
A:台灣選舉的花費實在過高,以總統選舉為例,一個候選人直接花費至少在20億以上,還不算間接花費。所謂間接花費就是承諾當選後,會提供政策資源或採購來綁樁。以目前中選會的規定:候選人每得一票可補助30元,也就是說拿了600萬票的候選人,只能拿到1.8億的補助,那剩下的18億經費要從哪裡來?

金錢政治無法切割

就以民進黨黨內初選來說,條件再好的候選人都要花個7、8百萬,還沒真正開始選舉就得花這麼多錢,沒錢沒勢的人永遠不能出來為民服務。這樣的現象導致金錢跟政治永遠無法切割,除非個人有派系、家族背景或是跟利益掛鉤,不然根本沒辦法出來選。
我相信選民厭倦這種花大錢、製造很多汙染跟噪音的選舉。你看每次選舉,省道上插的旗子相距不超過30公分,旗子插得這麼密,根本看不見旗子上的文字,也沒有效果,對候選人、選民也都沒好處,只對做旗子的廠商有好處而已。
Q:選民會接受你的作法嗎?
A:社會上很多菁英批評政治惡鬥,選舉跟金錢掛鉤。但人民永遠只聽到抱怨卻看不到行動,造成台灣社會一種強烈的沮喪感,人民覺得看不到未來。
我提出不花錢的選舉方式,很多人都說:「袂成啦。」這讓我覺得台灣社會的潛意識裡其實是相信壞人會成功、好人會失敗。不論藍綠,大家都認為沒有理性務實的中間選民,人民就是要政治人物鬥,政治人物不鬥就沒有知名度,沒有知名度就沒有票。
我很難接受這種說法,這也違背我對人的理解,所以我想用行動證明理性選民真正存在。未來「第三社會」募多少款就花多少錢,絕不舉債選舉,也不花錢設競選總部,所有的黨內提名候選人都是彼此的助選員。我想要創造便宜選舉的典範,如果第三社會黨找乾淨的候選人,選民就不會期待候選人花錢請客、做場面。而且這次立委選舉改成單一選區兩票制,我相信「第三社會」還是有第二票的市場。
籌組「第三社會」政黨引起很多人誤解,但我如果真的想選,以我在民進黨的關係跟資歷根本不是問題。重點是,我相信每個時代都必須要有少數人挑戰現況,總要有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做到部長限制仍多

以前我在行政院做過政務顧問,也在總統府做過諮議,當時很多人以為我很有影響力,批評是「童子軍治國」;但我在總統府時一個月薪水也才6萬塊,只是做文書工作,根本沒什麼了不起。很多人來巴結,以為我可以給他們一些好處,但事實上我什麼好處也給不了,跟一般上班族沒什麼不同。
而且很多人不明白,就算做到部長,限制還是很多,其實也不能真正決定什麼。我很早就看破位子的榮耀跟恥辱都與我無關。很多人認為有了位子,就能贏得人家的尊敬;但看現在選民對政治人物的評價就知道,人民根本不在乎你坐什麼位子,而是你做過什麼事。

記者史倩玲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