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嚴到解嚴的蠢話與笑話

出版時間:2007/07/16

從戒嚴到解嚴,有不少似是而非,愚蠢可笑的說法:
──「戒嚴法只實行百分之二,沒有影響人權」。這是當年國民黨為維護戒嚴法所想出的藉口之一,包括林洋港先生都說過類似的話。

「守法怎會怕戒嚴法」

獨裁者在城門口上懸掛大斧一把,揚言只掛著不會常用,只用百分之二。百姓不知自己是否剛好是那百分之二,經過時能不膽寒嗎?戒嚴法只要存在,就是百分之百的威脅,不管真正用了多少。
──「只要守法,怎會怕戒嚴法?」。意思是反對戒嚴法的都是不守法的人,做賊心虛。這說法與中國政府的說法完全一致,只要循規蹈矩,怕什麼法?這種白癡觀點如果是真理,就不會有民主革命、美國革命、法國革命、俄國革命和中國的國民革命和共產主義革命。人類對抗壓迫的解放需求,當然不能屈服在壓迫者要求「守法」-守壓迫者訂的法-的一廂情願之下。
──「戒嚴是基於反共保台的時代需要,對台灣人民有利,否則台灣早就陷共了」。用魔鬼的方式反魔鬼,不就是另一個魔鬼嗎?冷戰打敗蘇聯大帝國的是和蘇聯一樣的中國,還是與中蘇完全不同的西方?只有一個方法反共保台最正確,就是和共產中國完全不同的民主機制,而非仿效他們的戒嚴方式。戒嚴讓台灣延後民主自由多年,代價慘重;反而是現在的民主化才讓中國無計可施,也讓民主世界無法拋棄台灣。
──「解嚴是環境所趨,不得不耳,蔣經國沒有選擇,並非自願」。這種說法忽略政治社會變遷的要素之一,就是菁英份子和領導者的誠意和意志。

「國民黨是外來政權」

當時的情勢,蔣經國當然可以翻臉祭出戒嚴法逮捕黨外人士,審判後關押或槍決。就像鄧小平、米洛塞維奇、海珊等屠殺抗議人士。可是蔣經國已有了台灣必須逐步民主化的認知,他的決心使強烈的反民主權力者-黨政軍警特,不敢有所動作,促成了台灣和平民主化的奇蹟。
──「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在第一次民主選舉總統前,這句話是對的;可是民主選舉後就沒有外來政權了。民主選舉出來的國會最大黨,會是外來政權?簡直大笑話,也是對投票給國民黨的選民最大的侮辱與輕慢。豈有此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