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綠挺到家破人亡

建立時間:2008/01/12
黃泰山 板橋社區大學專員

Q:民進黨在中正紀念堂擺野百合,不少學運份子抗議這是竊取他們的運動成果。你曾參與學運,怎麼看這件事?
A:老實講我沒大大感覺,因為三月學運並不偉大,隨便找個社運基層群眾都比學運份子犧牲的多。很多人看不起民進黨基層群眾,但他們吃檳榔、穿拖鞋又怎樣,80、90年代的台灣民主運動是他們衝出來的,很多群眾被抓去關、打得面目全非,都沒人理他們,不像政治人物那樣受關注。
1990年我剛大學畢業,被台獨聯盟的秘密組織URM送到美國受訓,本來抱著準備斷頭的革命心情,結果發現那些海外黑名單份子一點都不恐怖,不僅招待我們住希爾頓飯店,還帶我們去看脫衣舞秀,我覺得國民黨頭腦壞掉,這種組織有能力叛亂嗎?事後才知道,獨盟招待我們是有陰謀的,目的是吸收群眾當砲灰,果然過沒兩年獨盟就在士林舉辦現身大會,很多群眾被抓走,不久國民黨就允許獨盟成員回台灣。
民進黨早期選舉幾乎不需花錢,因為很多群眾捐款、放下工作當義工。我有個林姓朋友本來賣免洗碗筷,91年加入抗議手段激進的台建組織,義務幫陳婉真助選,就無心工作,到處衝鋒陷陣,有次抗議時憲兵開槍,他衝到憲兵前面說:「有種開槍打我。」因為非常激進,他老婆離開他,他差點割腕死掉,後來淪為卡奴,靠開計程車養9個孩子。但陳婉真當選立委後就不再走街頭,很多台建成員都很氣,覺得被拋棄,像林先生後來就對政治很冷漠,完全不投票。

期待左派運動再起

還有,很多地下民主電視台都靠募款成立,很多群眾因為幫忙牽電纜而被電死或變殘障,後來這些電視台一一被財團購併,錢也是被檯面上的人拿走。
Q:這些群眾怎麼看民進黨?
A:他們都很純樸,透過在運動中自我犧牲得到生命價值;很多人為此三餐不繼、妻離子散、晚景淒涼,後來民進黨跟街頭運動劃清界限,他們卻還沉溺在那種激烈氛圍中,看到民進黨執政後吃香喝辣,沒走過街頭的政客接收了他們努力的成果,就很失落,覺得被騙,甚至有深綠的朋友恨民進黨甚於恨國民黨。
Q:你也認為你被騙?
A:我不認為民進黨有騙過群眾,是群眾會錯意,因為民進黨只想建立新的現代化國家,從沒說過要照顧底層群眾。
Q:你想過要為這些群眾做什麼嗎?
A:96年我和朋友創辦「群眾之聲」地下電台,號召了上萬名熱情聽眾,無怨無悔奉獻。有個長庚護士拿出積蓄給電台,每天到電台服務,她老公因此跟她離婚,後來電台被迫結束,我看到她瘦得不成人形,寒冬中帶著兩個小孩在市場賣春捲,我眼淚快掉下來。
我還是期待左派運動再起,但現在找不到著力點,只能躲在社區大學工作,搭計程車都很怕碰到以前的司機聽友,碰到他們我會很辛酸、慚愧。你能告訴我該怎麼做嗎?

記者李宥樓採訪整理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